KEEP CALM AND CHERIK ON

萌的所有CP都是可逆不可拆!
精神CE爱好者!

坚定的反NON-CON主义者

【EC】LIFE WILL ALWAYS SURPRISE YOU 第一章

我需要治愈!!!双单亲爸爸梗!!!


第一章

清晨的阳光破开薄雾与流云唤醒了城市里的绝大部分人,然后是咖啡与吐司开启了他们新的一天,但对于Erik Lehnsherr来说他的一天开始于谈判。

“亲爱的,你知道我们只有二十分钟了对吧,我保证我没撒谎,你穿这件裙子漂亮极了。”Erik对着厕所门板用他毕生最诚恳的语气几乎是哀求着说道,要是他的下属们看到他这幅样子,肯定会吓的从二十五楼的高度破窗而出。

“我才不信!!!”气鼓鼓的声音从门的那边传过来,软绵绵的女孩声被门板阻挡后显得有些不清晰,但话语中的不满显而易见。“上次去博物馆的校外活动日你也是这样说的!”

Erik整个人都快趴在门板上了,“听着,Lorna,我很抱歉,真的。但你要知道我是一个成年人,我和你们,和你那些小屁……小伙伴们对于审美有不一样的标准。但我发誓!你今天的衣服不管是哪个年龄段的人都会觉得好看的!你要还是不信的话你可以在校车上问肯尼小姐或者任何一个你的朋友。好了,亲爱的,出来吧,我们真的要迟到了,你一定不希望布兰奇女士因为这个而不开心,对吧?”

Erik Lehnsherr,AKA 纽约商业谈判第一人,现在他被一个六岁的小女孩彻底打败。这就是为什么不要让你的前女友觉得你是个混蛋,以及在分手时务必要确定对方知不知道自己已经怀孕了!

终于,在漫长的一分钟后,厕所的门打开了一条细缝。“你保证吗?”灰绿色的眼睛完全说明了小女孩的基因来源,Erik每天都会觉得自己的女儿有一万种方式达到她的目的,而他对此除了投降没有第二种备用方案。

“是的,我保证,宝贝。”Erik蹲下来,把门推开了些,“你是最漂亮的,没人比的上你。”他拉起女儿的手亲了亲。

拉着脸的小公主终于妥协了,她伸出双臂搂住了Erik的脖子,后者在心里长长的出了口气,顺便给自己比了个大拇指。干得好!建筑界的Magneto在周一的早上重新赢回了女儿对自己审美的信心。他站起来,将世界的中心他的珍宝抱在怀里,心里开始盘算着等会儿的早饭时间他该怎么给Lorna梳今天的头发。

“你还想要点儿果酱吗?”Erik小心翼翼地将手中柔软的不可思议的褐色长发分成两股。手下的脑袋摇了摇,瞬间毁了万磁王先生好不容易达到的成就。Erik叹了口气,重新撩起掉下的碎发。

“Lorna,学校里一切都还好吗?”他问的有些小心翼翼,他不太想质疑女儿的处事能力,但他是一个父亲,他总是会担心。“上次的活动日,你回来后没怎么提,你不是一直很期待的吗?”

厨房里回荡着麦片被嚼碎的清脆声,Lorna没有回答,但她耸了耸肩。再一次让Erik感叹到遗传的伟大,就好像他不知道自己也是这样对待不屑回答的问题一样。

“好吧。”Erik·从不妥协·Lehnsherr妥协了。“你要知道,亲爱的,有任何不开心都可以和爸爸说的,我保证不会去学校吓哭那些让你不开心的人,幼儿园那次是意外。”Erik终于搞定了头发,他弯下腰给了女儿一个真诚到不能再真诚的笑容。

Lorna喝完了最后一口牛奶,回了Erik一个“得了吧”的眼神。她站起来自己背好了书包。“走吧,还有五分钟校车就来了。”她到底是什么时候学会这些的!她才上了两个月的一年级!Erik捂住了眼睛,叹了口气认命的拿起钥匙跟着自己的女儿走出了家门。

半年前,Erik为了Lorna上学搬到了这个社区,他知道女儿并不想离开原来熟悉的地方,她的朋友们都在那里。但Erik更注重她的教育问题,他要做到自己父亲从未做到的事情,尽管生活无时不刻在给予他惊吓,但Lorna,她永远是个惊喜的奇迹。

从家门口走到社区校车点只有短短四百米的距离,一路上Erik都没说话,也许是平时总在唠叨的父亲不正常的沉默让敏感的Lorna有些不安。在他们能见到校车身影的那刻,小女孩拉了拉自己爸爸的手。

“什么?亲爱的?”Erik立即将自己从思绪中抽离,Lorna永远会是第一位的。

“你不用担心我在学校过的不好,爸爸。”Lorna有着所有单亲家庭孩子都有的敏感和成熟,这是Erik无论花多少心思都无法填补的空缺。

Erik蹲了下来,“我知道你能照顾好自己,Lorna。但你要明白你有我,而我永远会站在你的身后,做你的支柱。永远!”

Lorna这才露出了一个六岁女孩该有的天真快乐的笑容,“我知道,而且我有David,他总是帮我赶走那些讨厌的人。”

Erik·大魔王·Lehnsherr用了不到一秒钟就启动了警报程序,“谁是David?”

校车停了下来,司机打开了车门,对着Lorna摇了摇手。小女孩开心的回了个微笑,接着她低下头对着处于警戒状态的父亲扔出了一个原子弹。“我男朋友啊!我们一个兴趣组。好了,我要迟到了,下午等你来接我,爱你,再见!”

六岁的女孩绕过自己完全石化的父亲高兴的蹦上了校车,等Erik回过神来,车子已经载着他的小公主到了第二个路口。于是,Erik·被提前十年炸飞·Lehnsherr几乎是行尸走肉般的走回了家。

五分钟后,站在客厅里的Erik说出了第一个单词,操!!!


评论 ( 16 )
热度 ( 130 )
  1. SapphiraYoung霏离 转载了此文字

© 霏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