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EP CALM AND CHERIK ON

萌的所有CP都是可逆不可拆!
精神CE爱好者!

坚定的反NON-CON主义者

【CE】攻心为上(谈判专家C/狙击手E)

我觉得医院应该开个诊室专门医话痨的!我再也不说下章完结这样的蠢话了!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Charles的眼睛盯着电梯显示屏上的数字,内心早就已经从二十八倒数到负二十八。可惜红色数字的跳跃只是终于系统的设置,慢慢才变换到十五。Charles抬手看了看表,有些不耐的将重心从左脚移到右脚。当电梯门终于在一楼打开时,Charles几乎是从门缝里直接挤了出去。办公楼的大厅里人来人往的,他身手灵巧的躲过几个低头看手机的人,小步往大门跑过去。

纽约夏日傍晚六点半的夕阳还不太能称之为夕阳,阳光仍旧很强烈,毫无顾忌的照耀着大地。Charles推开玻璃门,终于看到他已经等待了一天的画面。

办公楼前的广场人来人往,Charles透过匆匆掠过的人们,看到了斜靠在自己的摩托车上Erik。后者当然在第一时间搜索到了前者的身影,他们隔着人群相互看了会儿,直到Charles笑着踏出了第一步。Erik在心里不紧不慢的数着,当十五刚刚跳出来的时候,他低下头,接受了Charles给予他的亲吻。他们旁若无人的专注于追逐对方的唇瓣,直到狂热的思念在不断的细小吮吸中得到释放。

“傍晚好,Erik。”Charles的嘴唇还舍不得完全和Erik的断开。

“傍晚好,Charles。”Erik将手从Charles的脸颊上移开,顺着后者的手臂慢慢滑到对方的手上。“不错的一天?”他接过Charles的包,顺手将放在机车座位上的头盔塞过去。

Charles笑了笑,“还算顺利,你呢?”他把头盔扣上边问。

并不是说Charles不能从Erik的身上看出他今天过的怎么样,但自从一个月前他们决定正式认真在一起的时候,他们就此心有灵犀的达成了一致。Erik会告诉Charles一切他想说的,只要Charles开口问了。

Erik打开车上的储物箱,将Charles的包放了进去。“对于我来说,今天只要没有开过枪就算是顺利了。”他耸了耸肩。

Charles没有继续追问,他跨上了机车的后座。“说真的,你到底是更爱我还是你的REWACO?你真的不能让我碰碰吗?”

“但你第一次见她的时候说她丑爆了!”Erik的声音在头盔里显得有些闷,似乎在为他的另一个“另一半”鸣不平。

“那是因为她是紫红色的!”Charles倾身搂住了Erik的腰,“虽然我爱你,Erik,但她是紫红色的!”

对此Erik的回应,是一声彻天响的油门轰鸣声。

 

“T骨还是菲力?”——Cha

“T骨就好,顺便说一句,我讨厌西兰花。”——E

Erik还是斜靠在自己的机车上,也还是在等待Charles。只不过现在他是在一家普通超市的门口,Charles决定今天自己动手解决他们的晚餐。Erik还是不太喜欢人多的密闭空间,不管这个空间是大是小。所以他选择在外等候,Charles对此只是给了他一个轻柔的暂别之吻,既没有反对也没有鼓励。这个反应让Erik的心稍稍放下了些,他确实还没有做好去改正这个“习惯”的准备。

但当Erik目送Charles的背影消失在超市大门里时,他的心又开始七上八下的。他知道Charles有多善良和富有爱心,那种安安静静却能让你在不知不觉中舒适的想要溺死在里面的温暖包容力让Erik几乎无时不刻不在怀疑自己竟然真的拥有了他。可Erik就是很难跨出那一步,Charles当然已经比其他人更深入他的心,但似乎最后那点儿空地就是无法被温暖的阳光照耀到。Erik不知道自己在坚持什么,也不知道Charles能坚持到多远。

“Erik?!”Charles从出超市门到在机车前停下,一路都能看到低着头的不知道在想什么的Erik。走近后他才发现后者在发呆,Charles在心里不合时宜的笑了一下,Erik有时候真是太过……额……可爱了?

“什么?!哦!”Erik迅速从周期性的自我怀疑中脱离出来,在心里祈祷Charles没有看出来他在想什么。

“晚餐,骑士先生!如果你不想牛排被纽约的夕阳毁了的话,我们得赶快回家。”Charles笑着说道。

 

他们的晚餐如计划般完美,除了牛排在锅子里留下的焦黑部分之外。Charles对着一坨几乎已经碳化了的牛肉默默拿出了电话,然后发现Erik早就在事情快发生到不可收拾地步时就已经叫好了外卖。

最终牛排变成了裹着西兰花的披萨饼,Erik的抗议声被垃圾食品堵得严严实实的。一切都是那么美好,美好到Erik在那么一瞬间觉得自己值得拥有Charles。

九点半是一切转折的开始,Charles在客厅里接着电话,他在与人争辩时喜欢走来走去。客厅里堆着几个箱子,是Erik为了给Charles日益频繁的留宿腾出些地方而收拾起来的物品。当Charles终于挂断电话回过身想要抱怨什么的时候,他不小心踢翻了一个纸箱,里面的东西被洒出来不少。Charles和Erik同时蹲下去捡,两个人的手一起搭在了一个相框上,那是一个有些年头的木质相框,里面有张照片。十几个身着战地军服背着枪的大小伙子,前排蹲着的那个怀里还抱着一只军犬,Charles甚至能从里面感受到他们无限的活力与激情。可还没等Charles找出Erik的身影,相框就被后者粗鲁的抽了回去。

Erik的表情有些难看,Charles张了张嘴。

“这没什么好看的,都过去了。”Erik侧过身,眼睛都不愿意直视Charles。“我不该乱放这些东西,我现在收拾一下。”

Charles还想说些什么,但Erik明显不愿意再提,他将地上的东西一股脑的都扔进箱子里,抱起就往储物室走。Charles追逐的步伐刚刚踏出一步,就强迫自己收了回来。

Erik站在储物室里,他是个逃兵。他知道只要他不想,Charles就永远不会逼他,但他每一次的逃避都会让他更唾弃自己一点儿。他将头抵在储物室的墙上,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但这很难,尤其是他意识到自己在想Charles也许会离开的时候。

Charles不会因为一张照片就离开他,当然不会。但下一次呢?下下次呢?他向Charles索求的东西远远多过他给予的,没人能在这方面长时间的慷慨而不求回报,Erik对此一清二楚却又无能为力。不是Erik不想,而是他早已经失去敞开心扉去爱的能力。

“Erik?!”Charles在客厅里等了很久,最终还是担心占据了上风。

“是的!长官!”Erik下意识的脱口而出。

这下Charles真的笑了出来,“哇!你好啊!我的士兵。”他走过去,拉过Erik的身体让他们面对面。“你还好么,Erik?”

Erik还是不太敢看Charles的眼睛,“没有,我只是……我只是有些累了。”他闭了闭眼睛,“我想早点儿休息。”Erik甚至都不敢等一个回复,他侧身从Charles的双手中撤了出来,径直向卧室走去。

独自躺在床上的Erik根本就睡不着,他将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卧室外的动静上。如果Charles要走,至少让他听着他离开。一会儿后,门外的声响渐起,Erik的心剧烈的跳了起来!他甚至不记得上次他的心跳加快是什么时候。

卧室门打开的瞬间,Erik闭起眼睛,努力让自己的呼吸放平。但他的其他感官都集中在进门的Charles身上,他的味道、呼吸、动作,如果可以的话,Erik甚至想要感受到Charles的体温。

“Erik?”Charles小心的叫了一声。

Erik还是紧闭双眼,他拒绝Charles的道别,好像那样后者就会一如既往的留下来一样。一会儿后,Erik感觉床的另一边被压低,他的心跳还是无法恢复平静。Charles还变本加厉的凑近了点儿,他的呼吸平稳而有力,拍打在Erik的面颊上。

Charles的味道替代了空气里原本清冷的气味,他闻起来像是沾满法式奶油浓汤的软面包,让Erik想起很多东西。家这个词首先跳了出来,这个词陌生到Erik辨析了一会儿才认出来。接着是愉悦与温暖,再接着……Erik睡着了。

Charles侧躺在床上,手肘撑着枕头,看着Erik的心跳不再如擂鼓,看着他的呼吸从刻意的控制到放松的绵长。他没有拆穿Erik装睡的动作,如果Erik不想谈谈,那他们就可以不谈。但不得不说,Charles还是对此感到了些许挫败,他当然希望和他在一起的Erik是毫无保留的那个。可怎么说来着,Charles翻了个身平躺下来,一辈子还长着呢,他们总有一天会一起做到的。

 

Charles是被一阵剧烈的疼痛惊醒的,他从安稳的睡眠中猛然清醒,淡黄色的天花板在他刚刚能聚焦起的眼睛里晃动。一会儿后,Charles才意识到是自己在摇晃。他转过头,看到身边的Erik整个人都在不停的发抖,如果他不是一个医生的话,估计会以为Erik是癫痫发作。Charles想要起身,但Erik的手紧紧地卡着他的小手臂,疼痛的来源一目了然。但Charles没有去管,他小幅度的翻过身,半压住处于夜惊的Erik。

“Erik!Erik!”Charles不断呼喊着,“醒醒!”

Erik猛的睁开眼睛,任何人看到这幅眼睛都会心碎的。Charles感觉到自己的心脏被狠狠的踩了一脚,疼的差点儿呼吸暂停。

“嘘!嘘……Erik。”Charles的手贴在Erik的脸颊上,“我在这儿,Erik,我在这儿。”

撕裂的呼吸伴随着痛苦的呻吟在Erik张开嘴的那瞬间涌了出来,他立即咬紧了牙齿,力气大的让Charles贴在他脸颊上的手都感受到了咬肌的塌陷。

“没事的,Erik!叫出来,叫出来就好了。”Charles心疼的想抬手抚慰,这个动作牵扯到了Erik紧抓着的左手。

他们的视线同时下移,当Erik意识到自己用了多大的力气时,他几乎是像在甩脱什么一样,迅速放开了自己的钳制。但伤害已经造成,昏暗的月光足够他们看清Charles泛青的手腕,血液流动的阻隔让他的左手异常的寒冷。

Erik捂着自己的嘴,害怕透出任何一丝声音。他的眼神是Charles从未见过的混乱,就在Charles准备进一步安抚他时,Erik突然推开了半压制在他身上的Charles。他迅速坐了起来,连鞋子都来不及穿好,就想站起来。

“你要去哪儿?”这次换Charles拉住了Erik的手腕。

Erik只是烦躁的摇摇头,拒绝说话。

“你哪儿都不准去,Erik。”Charles的声音渐冷,他从来没有这样和Erik说过话。“你听到我的话了。” Charles移到Erik的肩膀上,加重了些力气,阻止了Erik进一步的动作。

“我不管你现在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但我可以告诉你,你想的那些一件都不会发生。我不会允许它们发生!”他低下头凑到Erik的耳边,声音柔软了很多。“我知道你习惯独自面对这些,”温柔的气息透过Charles的嘴唇涌入Erik的耳膜,“你很勇敢,Erik。但你现在有我了,我们能够一起做到的。”

Erik几乎是本能性的去侧耳追逐Charles的气息,脸颊上真实的触感让不太能分得清梦境与现实的Erik渐渐平静了下来。他转过头,月光照耀下的Charles像是被镀上了一层银光。他真的拥有他么?

Charles看出了Erik眼中的疑惑,他凑过去,在Erik的嘴唇上印下一个轻柔但郑重的吻。

“你当然拥有我,Erik。”Charles第一次放任自己去解读Erik的一切,“我不会离开你,也不会被夺走。我会一直在你身边,不会让你再是一个人。”

Erik紧绷的皮肤和粗重的呼吸在Charles的安抚中渐渐松懈了下来。他张了张嘴,有千言万语想要告诉Charles,却最终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Charles露出了一个笑容。“我知道,Erik,我知道。没关系的,我们可以慢慢来。多慢都可以,多久都可以。”

Erik顺着Charles手臂的力量重新侧躺了回去,他知道自己今晚再也睡不着了。但只要Charles在这儿,真真切切的在他的身后环抱着他。不要让人独自面对后面的慢慢长夜,就足够了。

一会儿后,睁着眼睛开始数秒针的Erik紧了紧身子。Charles落了一个吻在他的脖子上,在Erik能真切感受前就退开了。但下一秒,是第二个吻,落在了比第一个稍低点儿的位置。接着是第三个、第四个。这些吻不带丝毫的情色感,毫无索取任何东西的意图。它们就是简简单单的吻,柔软而坚定。然后Erik意识到,Charles是沿着脊椎的线条,每一个吻都印在了一块椎骨上。

“隆椎,第一胸椎…………胸曲……”当Erik数到第一腰椎时,他再一次沉入梦乡。


评论 ( 9 )
热度 ( 92 )

© 霏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