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EP CALM AND CHERIK ON

萌的所有CP都是可逆不可拆!
精神CE爱好者!

坚定的反NON-CON主义者

【伦敦陷落】The Heart Wants What It Wants 心之所向 第一章

脑洞一拖了那么久还是动笔了。中间框架结构和时间线耗费了太多精力,然后都没有很认真的去考据美国竞选方面的事宜。所以这篇文肯定是漏洞百出,完全不能够深究。%>_<%

但重点还是他们两个人啦!对不对?!其他的都不重要!【你有脸说?】

以及……我还是一个话唠。

大家食用愉快!希望这篇文完结的时候,你们都还在。ლ(°◕‵ƹ′◕ლ)

=======================================

第一章

Benjamin Asher自从懂事以来一直奉行他母亲的一条守则——尽力去爱每一个出现在你生命中的人,虽然那不一定会有好的回报,但一定不会让你留有遗憾。他承认她是个睿智的女人,可她在说这话的时候还不认识Joan Doyle。

“Joan!亲爱的!你知道我有多感谢你和爱你!所以,求你了!别……”作为一个联邦参议员的有力候选者,Benjamin Asher的声音听上去可不怎么威严。

“第七个!”站在房间中央的女士似乎完全没有想要进行理性讨论的意思,她来回踱着步子,挥舞着手上厚厚的文件夹,好像下一秒就想对准坐在桌子后面的人扔过去一样。“不是第一、第二是该死的第七个!!!你知道找到这些人花了我多大力气吗?调查他们又花了多少情面和钱?!”

“我……”Ben完全插不上话。

“闭嘴!我现在不想听你的声音!”气炸了的竞选办公室主任完全不考虑对方才是雇佣者,“我就不明白,为什么?!那些人你的履历你都看过,哪里都挑不出毛病!从特种部队到高级私人保镖,你一个都看不中?他们甚至都不用开口说话,Ben,你只要让他们跟着你就行了!”

“冷静,Joan。支持率掉五个点都没见你这样,这又不是什么大……”

“怎么不是?!!!难道你要等到炸弹寄到家门口了才会开始重视安全问题吗?!”

“听着,Joan。我知道我收到威胁信的频率确实在这段时间里显得有些过高,但往好的地方想想,那说明我们收到的关注和赢面也越来越高了。那些信只是些小把戏,你没必要那么认真。再说了,我们不是已经在着手调查了么?”Ben总算抓住自己得力干将喘气的间隙一口气说完了话。

“那你也要为Conner想想吧?”Joan转变了态度,声音轻柔了下来。

Ben在心里真情实感觉得如果他的竞选对手是Joan,他会立马投降的。“我知道你在担心我,Joan。”Ben站了起来,绕过桌子走到紧皱着眉头的Joan面前。“但我很安全,Conner也是。只是个联邦参议员,竞选总统都没那么夸张。那个假包裹确实吓到不少人,但那是假的,只会暴露出不管是谁在干这样的事情,他没有真正的胆量。”Ben接过Joan手上的文件夹,在手上敲了敲,“你知道我绝不会拿Conner冒险,但增加一个贴身二十四小时的私人保镖太夸张了,Joan。”

要是Joan Doyle那么好打发,她就不会姓Doyle还为宾州史上最年轻的联邦参议员候选人工作了。“Margie会同意我的。”

Ben瞬间瞪大了眼睛,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你确定?要这样逼我同意你?”

Joan丝毫不退缩,“这不是逼迫,Ben,这是事实。你到底是真的认为私人护卫无关紧要,还是你根本就没有做好准备。”

“什么?!我们都已经走了那么远,你现在来怀疑我是否做好了准备?”Ben后退一步,背过身。

“我当然知道你为此付出了多少努力,Ben,我当然知道。”Joan仍旧没有放弃,“自从……我们都知道你会走到这一步,甚至更远的。以前Margie总和我说你天生就该站在台上说话,除了求婚的时候,就没见过你结巴。”

他俩一时间都没怎么说话,沉默的空气里蔓延着无尽的哀伤。“我相信如果她还在,如果她能站在这里和我们一起打这场战争,她会同意我的,Ben。我知道你把Conner保护的很好,但你也不能拿自己冒险。”Joan低下头,眼眶有些红。“我不想再送一次我最好的朋友,Ben。那对我来说不公平。”

Ben还是背对着Joan,窗外的月色透过纱质的窗帘撒了进来,提醒着人们黑夜的存在。他看了一会儿,“以前总是Margie最爱操心人,可不见你会这样唠叨。”

Joan叹了口气,表情有些懊悔。“很抱歉,Ben,我不是故意这样的。我不该提……”

“我只是……只是不太习惯有人住进来,Joan。”Ben转过身,对着Joan露出了一个安慰的笑容。“这栋房子从来没有陌生人来过,自从Margie走后,连熟人都少了。也许你说的对,我的确没有做好改变的准备。我清楚的知道她已经走了五年了,但有时候我还是会以为她就在二楼的婴儿房里哄Conner睡觉。”

Joan懊恼的表情加深了许多,她咬咬嘴唇,在心里又骂了一次自己管不住的嘴。“我们都想念她,Ben。”她继续咬咬牙,有时候Joan会痛恨她的工作,“但我们真的不能忽视你的个人安全问题,至少,在工作时间尤其是出门的时候带一个安全人员。”

Ben叹了口气,妥协的摊了摊手,“好吧,如果你坚持的话。”

Joan总算露出了自从进门后的第一个笑容,“那我安排候选人员明天来和你见个面,资料都在你手上,至少……挑个顺眼的?或者你自己能找到一个?”随着他们各自的退步,Joan的声音里带上了她惯有的轻快和明亮。

Ben勾起了嘴角,“你要知道我能在大街上找到一个完全合心意保镖的几率,和我出门买个甜甜圈就撞到终身伴侣的几率差不多。”

Joan收敛了笑容,她知道Ben和Margie就是这样在大学里认识的。她刚想开口,Ben就摇了摇头,“我知道,Joan,我知道。你要相信我已经走出来了,只不过你得承认,她是个很难令人忘记的女人。”

对此Joan无话可说,她只能拍了拍Ben的肩膀。“我只是想说,你现在做的一切都会让她感到骄傲的。”她退后两步,走到书房门口,“时间晚了,Jason还在等我回家,明天Conner从露营里回来后告诉他我还等着他弹新练的车尔尼给我听呢。”

Ben的笑容这下才显得真实了点儿,他点点头,“路上注意安全,我保证明天给你个满意的答复,我不该让你这样担心的。”

当Ben目送着Joan的车尾灯平稳的消失在街区尽头的时候,他缓缓的关上了房子的大门,他靠在门板上放空了一会儿自己。911,简简单单的三个数字打碎了多少人的未来,Ben知道自己只不过是千百个破碎家庭中的一员。他重新站直身子,踏上通往二楼的阶梯,但他还有Conner,他不能就此投降。

刚刚到学龄的男孩昨天欢天喜地的去进行人生第一场露营了,二层半的小楼一下子显得空荡荡的。白天的时候,Ben还能借助高强度的工作去忽视这份孤独感,但一旦停下来,这种孤寂夹杂着各种负面情绪几乎要将Ben击垮。他刚才撒谎了,他从来没有走出来过。

 

Ben没法待在只有他一个人的家里。现在是晚上十点二十六分,上帝保佑他知道有个地方能买到他现在需要的东西。

当混合着糖粉和奶油的油炸面包包裹住Ben的味蕾时,他在心里叹慰了一声,发明甜甜圈的人应该获得诺贝尔和平奖。Ben迅速的干掉了两个,然后边和熟识的甜品店老板打招呼,边捧着甜甜圈的盒子往外走。这家店离Ben的家并不算很远,虽然走路也要花上差不多半小时,但Ben就是喜欢自欺欺人的走过来,认为这点儿运动很好的抵销了甜甜的卡路里。

当他走过第三条街时,Ben突然停了下来。他转过身,看到身后空无一人。三步后,他又停下来。然后他耸了耸肩,觉得自己是受到Joan过度紧张的影响了。他摇了摇头,继续向前。

接着,在Ben还没回过神来的时候,一股巨大的冲击力就把他扑倒在地上。Ben的手臂撞在街沿边,剧烈的疼痛让他下意识的叫了出来。然后在他还没完全弄明白发生了什么的时候,他整个人又被拽着往后拖了一段距离。

“砰!”的一声,巨大的金属碰撞声回荡在这条空荡荡的小路上。Ben毕竟是见过风浪的人,他迅速镇定了下来。抬起身子,看到他的侧前方有两个纠缠在一起打斗的人。Ben试图站起来,但手臂尖锐的刺痛让他脚软了一下。他查看了一下,没有流血,Ben的脑子里在一瞬间炸开了很多念头,但他并未去理会,因为他知道当下最要紧的事情是跑。

求生的欲望让他战胜了疼痛,Ben努力站了起来,后退两步。然后他停住了,也许是两秒,也许是更久,反正他没有遵循本能。随着打斗的愈发激烈,Ben可以分辨出其中身高高的那个明显占了上风,而天晓得到底是哪个想要他的命。就在Ben还在纠结要不要逃走,留下也许会为了救他而丧命的见义勇为者时,其中落于下风的那个,被另一个掐住了脖子。Ben看到从前者手上掉下来了一把刀子,总算是有些安心,毕竟一个好人是不会大晚上带着一把刀在街上晃悠的。

就在Ben准备拿出手机报警时,被掐住脖子的袭击者已经整张脸都泛白了,手机里传出的电话等待声,混合着袭击者撕裂的呼吸声让Ben一时间有些无措。

“嘿!”Ben小心的靠近了一步,“我说……他快窒息了,先生。”电话里的嘟嘟声似乎永无止境,“我很感谢你救了我,但他真的快死了,先生?先生?!”Ben干脆的挂断了电话,他踏步上前想要让事情不要发展到不可控制的那步。

“滚开,别过来。”已经快要从见义勇为者变成过失杀人犯的人似乎是觉得Ben太吵了,他大声呵斥想要靠近的Ben。

“听着,先生!你要知道你再这样下去就是故意杀人了,你是个英雄,但这太过了!他已经没有攻击能力了!”Ben不想袖手旁观,他不愿意对方为此惹上那么大的麻烦。

就在Ben的手快要拉到对方的手臂时,事情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被掐到满脸泛青的袭击者,在Ben快要靠近的时候突然间挥出了藏在衣袖里的另一把匕首。Ben还没反应过来就又被推开了好几步。袭击者一摆脱束缚,就趁着夜色一瘸一拐的跑走了,Ben迅速看向一旁今晚第二次救了他的人。对方捂着小手臂,鲜血浸透了衣袖,滴到了地上。

“天!”Ben感觉自己简直糟糕透顶,他迅速走过去,想要查看对方的伤势。但他刚刚靠近,就被一股浓到几乎让他呛醉了的酒味逼退了一步。Ben捂着鼻子咳了两下,意识到对方喝的酒大概能淹死一匹马。

“先生!”Ben叫住了对方转过身想要离开的身影,“你受伤了!”他调整了两下呼吸,“你得去医院,我们还需要报警……”

“报警?!”对方收回了刚刚踏出去的右脚,重新转过身,想看着一个滑稽的小丑一样看着Ben。

Ben借着月光终于清晰的看到了对方的脸,薄云覆盖下的月色照在对方的身上,就算是在酒精覆盖下透出的是完全冷漠的眼神,也丝毫掩盖不了这双灰蓝色眼睛的透彻。在很多年后,Joan曾经问过Ben,为什么他如此无条件的信任一个从大街上捡回来的人。Ben笑了笑,却没有回答。

“我们遇到了袭击,先生,当然需要报警。”Ben没有移开自己的眼睛,反而是上前了两步,无视了对方身上起码混了四种劣酒的气味。“而且你受伤了,我不能就让你这样离开。”

对方似乎完全被Ben的话娱乐到了,他笑了起来, “我说……你是真的没弄明白是不是?”他的眼睛里仍旧透着那种嘲讽,他上下打量了一下Ben。“让我猜猜,律师?不不不……”没等Ben回答他就伸手摇了摇,“检察官。”大概是酒精的影响,他的身体开始有些摇晃。“大概也只有像你这样蠢的检察官才会值得花一个不错的价格来要你的命了。”

“什么?什么……”Ben不知道对方在胡说八道写什么,他的耐心快被耗尽了,这里不安全,对方是个醉鬼还受伤了,他们需要尽快离开。于是Ben下意识的伸出手,想要拉住对方。

“嗷!嘿!”Ben伸出的手臂一把被对方抓住,正好压到他刚才撞到的地方。

“别像个姑娘一样,检察官先生。”对方似乎是随便用了些力气,扯了两下,Ben就不得不迈开脚步跟着他。

“先生,医院不是往这边走,以及我可以自己走,站不稳的是你!”

才走了三四步,他们就停了下来。Ben看着对方从墙角捡起了一把匕首,Ben瞬间有些紧张,他向后撤了撤。对方没管Ben是什么反应,将匕首在手上熟练的转了几圈。

“就算我喝光整个宾州的酒,也不会忘记怎么玩这个儿。”

Ben不喜欢对方这种愚弄的语气,“这是证物,等警察来了我们……”

“五美金,任何刀具店都能买到这样的匕首。没法追查来源,没法锁定疑犯。”对方停下了手,他凑近了点儿,Ben强迫自己直视着对方的眼睛不要示弱。“但你猜猜怎么着,避开肋骨,斜刺入心脏,一刀毙命。”Ben的心跳剧烈的跳动了起来,“知道为什么我推开你的时候,你撞到的是手臂而不是其他地方?因为他就是奔着你心脏来的。成功后,就拿走你的财物,随便再捅两刀,完美的抢劫。我想你应该已经见过很多次了。”

Ben的呼吸随着他大脑的抽丝剥茧慢慢变得有些沉重,刚才发生的那幕太快,但Ben知道站在他面前的这个人告诉他的每个字都是真相。

“以及,哪怕我喝了些酒,能在我手下撑过三分钟的人也没有那么多。我解释清楚了么,检察官先生?”

夜间的晚风吹过地面,卷起地上的纸片,拂过破旧的墙角。直到盖过Ben的整个身子让他抖了抖,他才意识到自己不停的在出汗。Joan不是在杞人忧天,而更糟糕的是,他对此毫无头绪。

但对方似乎完全预料到了Ben的这种反应,他松开了自己的手,退后两步。“打电话找你所有能找到的人吧,他们不达目的不会罢休的。但至少运气今晚站在你这边,祝你好运。”他转过身,消失在夜色中,而Ben甚至都来不及问他的名字。

当Ben在警车的护送下回到家时,他靠在四个小时前刚刚靠过的门板上,深吸一口气。然后,他掏出手机按了两下,手不似之前报警时那样颤抖。当电话那端响起一个模糊的男声时,Ben低下头,摊开了被他握在掌心里的一条链子。

“我要你帮我查一个人。”

===============================

写完发现这文节奏有问题也是没救了!在这里补充几个设定吧。

Margie死于911。Conner生于2000。故事发生在2006。

Mike是处于退伍期,Ben手上的链子是Mike的身份牌——俗称“狗牌”。

评论 ( 68 )
热度 ( 95 )

© 霏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