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EP CALM AND CHERIK ON

萌的所有CP都是可逆不可拆!
精神CE爱好者!

坚定的反NON-CON主义者

【CE】攻心为上(谈判专家C/狙击手E)

讲真,我今天早上醒过来都没想到我四个小时后竟然能填坑。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当秒针终于在转弯最后一圈,准确的对上凌晨五点整的分针时,Erik在心里悄悄地松了口气。他掀开被子,从床上坐起来。汗水透过棉质的T恤将床单印湿了一大块,枕头也好不到哪里去。Erik下床,将枕套和床单都收拾起来,扔在地上。走到一旁的橱柜前,打开门,一排排完全相同款式的床上用品整整齐齐的等待着主人的召唤。Erik伸手拿了最上面的一套,他仍旧保持着行军时养成的习惯,或者说是肌肉的记忆力从未消退。当干净的床单和枕套再次将床包裹起来的时候,Erik直起腰,拿起地上的脏床单走向浴室。

伴随着汗水的夜间惊梦早已是家常便饭,Erik越来越难以忍受夜晚的到来。一开始他会感到害怕和无助,但很快只剩下愤怒。他憎恨为什么是他,凭什么是他。是他活了下来。

凌晨五点十七分的道路空旷而寂静,Erik跑过无数次。从公寓出来向左三个十字路口的信号灯比前两个要快一点六秒,再过一个街区就有个公园,Erik从不去,因为附近早上晨跑的人差不多都在那里。

早晨七点五十二分,Erik从洗衣机里拿出已经烘干的床单和枕套,仔仔细细的叠好,放进衣柜里。窗外的阳光已经照亮了大部分的地方,Erik呆呆的看了一会儿,突然间意识到今天跑步的时候他看到的东西又几乎都是黑白色。他低头看看自己的手,梦中沾满粘稠鲜血的感觉似乎还在,Erik移开目光,至少红色仍在。

早晨八点十分,Erik准时出门。

 

Jean在十二点三十七分准时进入了办公大楼的餐厅,她满意的看到芒果布丁老老实实的躺在玻璃餐柜里,并没被那群饿狼全部抢完。她的心情立马被往上调升了好几个档次,没有什么事情是一个芒果布丁不能解决的,如果有,那就两个。

Jean撕开包装,优雅的往嘴里塞了一口,浓郁的芒果香直冲大脑。“白痴才会去吸毒!”,她在心里想到。

“所以,”Jean勉为其难的分了一小个眼神给坐在对面的人,“不顺利?”

对方停下了自己搅动食物的叉子,“听着,Jean!我知道每个心理医生都需要一个心理医生,但不是现在,不是。”Charles明显不想开展任何对话。

Jean同意的点点头,“那……我想我至少有权知道一下,为什么有人询问了我的开诊记录表?”

Charles瞬间局促起来的肢体语言表达了很多东西,“我……我很抱歉,Jean!我不……”

“你知道你可以开口问的。”Jean打断了对方的道歉。

“不!我不能!”Charles看向自己的好友,他张张嘴,最终有些挫败的低下头。

Jean叹了口气,“Charles,你自己好好想想,我们交流过多少个案例,合作确定过多少个治疗方案。我不知道什么时候你对医患保密协议那么敏感了?”

“那些只是案例,Jean,有些我甚至都不记得名字。”

“哦!”Jean一副你终于说实话了的表情,“所以……这次很特别?”她挥了挥勺子,打断了Charles的否认。“我是个心理医生,Charles,但你知道我有多讨厌去猜和我亲近人的想法。别让我这样做,亲爱的。”

Charles放下叉子,呆呆的看着面前盘子里被他弄的面目全非的色拉。“我想,我搞砸了。”

Jean并没有立即说话,沉默在他们之间蔓延了一会儿。她端起布丁,当她咽下最后一口的时候,她决定冒一个险。“Erik是所有心理医生都希望遇到的病人。”她的语气有些轻快,“他会按时吃药,按时会诊。说你想听的话,执行你安排好的所有计划。他会告诉你他的噩梦,但不会对着你歇斯底里。他会告诉你他的经历,但不会让你觉得他需要帮助。”

Jean突然间停了下来,空气被沉默压出了一个圆圈。“他快崩溃了,Charles,他快了。”

“上帝啊!”Charles将脸埋进了双手里,他没发现自己抖的厉害。

“我知道我没有权利和你说这些,虽然Erik是你转到我这里的,但我仍旧没有权利这样做。”Jean伸手拉住了Charles的手腕,用了些力气。“可我还是要告诉你这些,我不知道你到底在坚持和犹豫什么,但我知道Erik快坚持不住了。他不让我进去,宁愿自己一个人奔溃。”

Charles放下双手,看向Jean,眼睛里透出的东西让后者瞬间瞪大眼睛怔了怔。“上帝啊!你爱他!”

Charles闭了闭眼睛,“你……你不知道Erik有多吸引人。Jean,当他第一次踏进我办公室的时候,我……”Charles停顿了一下,声音里充满了懊悔,“我甚至完全忘记了自己的职责!我根本就没有去想怎么评估他,我就……我就那样利用职业便利去肆无忌惮的了解他,了解他全部的痛苦与弱点。我知道只要我想,只要我想,Jean!他就能爱上我!但我不能这样做,我不能!”Charles的声音几乎全被掐在了喉咙里,“我不敢,我害怕如果我放任自己这样做了,终有一天他会醒悟,然后他会恨我的。”

Jean紧了紧搭在Charles手上的手,用冷静到甚至有些残酷的声音说道,“在我看来,移情效应早就已经开始了,Charles。你的感情在如此短暂的时间里就积聚到这种程度,Erik是个病人,他只会给你更激烈的反应。我想你比我更清楚,当这种情感被消耗殆尽的时候,会发生什么事情。去他的医患保密协议,Charles!要不是你的存在,Erik早就崩溃了!而你竟然还在瞻前顾后的害怕他也许在十年或者二十年后会恨你?!Charles Xavier,要不是你是诊所合伙人,我现在就想把你揍趴在这里。”

Jean气愤的撤回了自己的手,顺便把Charles盘子里的芒果布丁抢了过来。她用力撕开包装,就好像那是Charles的脸。也不管对方现在是什么样的天人交战,她才是那个要被气死的人。

“他今天早上来过了。”Jean连头都不抬的对着突然间站起身一副立即想要冲出去的Charles说道,“告诉我他申请了调职,去其他城市,所有他不会再来了。”Jean稍稍侧过身子抬起头,“他没有提出要我推荐转诊的医生,Charles,他没有。”

 

Erik坐在特遣队的出勤车里,车厢很大很空旷,手上的狙击步枪还带着温度。阳光与火药的温度。车外熙攘的人群声隐隐约约的能够透进来点儿,但没有人来打扰他。特遣队的传统,留给在执行任务中开过枪的人一些时间和空间。Erik一直对这个感到有些好笑,但还是遵守 这个规定。他拆下枪管,放在一旁,退出弹夹里剩余的子弹。黄金色泽的金属弹头躺在他的手心,刺眼的好像透过手套都能把Erik的掌心烫伤。Erik看着这颗神奇的小东西,它夺走了自己太多的东西,多到Erik时不时在想什么时候他仅剩的这幅躯壳也能被带走。他发了会儿呆,不确定自己脑子里到底在盘旋着什么。

突然间,车子的后门被打了开来。车外猛烈的阳光破开一车厢的阴郁,照的Erik不得不眯了下眼睛。他看过去,看到背光的人影勾勒出一个他想都不敢想的形状。接着车门再次被关上,阳光却并未消散,它集聚在来人的周围,一步步的朝Erik靠近。

Charles在打开车门前,心里想过无数个开场白。但当他看到Erik眼神的那一瞬间,它们全都不见了。他一个字都说不出来。盘踞在Erik眼睛里的惊讶、疑惑、犹豫、希望让Charles的心被狠狠捏了一把。他有多混蛋才会抛下Erik一个人。但很快那些情绪就都不见了,平静的无望再次把它们都包裹起来,Charles知道这是他最后的机会。

Erik转过头,继续拆卸着手上的狙击枪,那能让他保持相对的平静。Charles在他对面坐了下来,一时间谁都没有开口。Erik的动作放慢了点儿,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样,这毫无意义,他对自己竟然仍旧抱有希望而感到绝望。

“Jean告诉我你申请了调职。”最终还是Charles打破了空气。

Erik的手顿了顿,“是的。”他咬着嘴里的肉,害怕自己多说一个字。

“你才刚刚稳定下来,Erik,我……我不认为换个环境会对你的治疗有所帮助。”Charles的手在膝盖上紧了紧。

Erik抬头看向Charles,自从第一次见面开始,Erik就觉得很惊讶。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人不管在白天还是晚上,晴天还是雨天都好像被阳光包裹着。自从退伍后,Erik就很少能够主动性的去看到颜色,医生说这是心因性的。可Erik知道Charles的眼睛有多漂亮,带着光珠色泽的蓝色。能将一切都吸进去。

Erik看了会儿,重新低头去擦枪,“别这样,Charles。”他的声音里带着最后的防线和尊严,“我知道你是个好人。但你不需要这样,我不是你的责任。是我没有想明白自己的位置,我太贪……”

Erik完全没能说下去,不是他不知道怎么说,而是他被突然间扑上来的Charles堵住了嘴。Charles的嘴唇很冰,呼吸却很热,他的手指张开抵在Erik的脖颈和脸颊上。在Erik意识到这是一个吻之前,Charles就撤了回去。但他没有松手,更没有后退。他们仍旧离的很近,呼吸交错拍打在对方的脸上。他们对视了很久,Erik不太确定自己有在思考。

接着,是第二个吻。这一次的触感似乎真实了点儿,但也只是一点儿而已。Erik开始怀疑自己在做梦,奔溃前的最后狂欢那种梦。他感觉到Charles的舌头在他嘴唇上试探性的滑动,Erik犹疑的稍稍打开了点儿嘴唇。然后他就完全失控了,Charles的舌头几乎像是狂风暴雨般的在他嘴里肆虐,Erik只能抬着头,被动的让完全放空的大脑接受这股浓烈到要把他撕碎的感情。Erik的眼睛里除了湛蓝色,什么都看不见。

Charles的双手还是捧着Erik的脸颊,他们的额头抵在一起,呼吸的频率在不断交换的浅吻中显得不那么一致。从Erik的眼神里,他完全能够看出来,对方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Erik配合的身体行为还是让Charles不可抑制的感到了愉悦。“去他妈的移情效应,职业底线。”Charles在心里想到,“他要他,他绝不能让Erik走。”

最终这个完全脱离理智的亲密行为停了下来。Erik发现自己的枪早就七零八落的掉在地上,他腿上取而代之的是Charles。他眨了眨眼睛,确定自己是在梦里。然后恐惧开始蔓延开来,他疯狂的开始检查自己的手和Charles的身体,害怕下一秒钟红色就会从Charles的胸口汹涌而出,而他自己就是罪魁祸首。

“嘿嘿!Erik!冷静……Erik!”Charles放开Erik的脸颊,转而抓住对方在自己身上毫无章法的触摸。“我没事!Erik。你不在做梦,这不是梦!”

Erik在Charles不断的呼唤中稍稍恢复了点儿理智。他整个人抖的厉害,呼吸的频率变得有些过快,汗水已经顺着脖子浸湿了高领的特勤队服。Charles第一次看到Erik的惶恐发作,心疼的都忘记怎么从专业角度让他安静下来。他除了抱紧Erik,一遍遍在他的耳边告诉他没事之外,什么都做不了。

一会儿后,Charles感觉到怀里的人安静了下来,几乎挤碎他脊椎的拥抱也变得松弛了下来。他没有立即退开,而是低下头给了Erik额头一个轻柔的吻。然后抬手稍稍解开了一点儿对方的衣领,让空气能够尽量顺利的进入对方的肺。

他们重新开始了对视。Erik的眼睛里还是透露出不确定与恐惧,而Charles则简单的多,温柔的坚定是唯一的东西。

“我知道,你现在很困惑,Erik。”Charles的手轻轻绕道了Erik的脑后,拉扯着他的短发,让对方真切的感受到他的存在是真实的。“相信我,我也困惑了好长一段时间。你一直在问我为什么我要把你交给Jean,这就是原因,Erik,这就是为什么。”Charles重新凑近了点儿,“我爱你,Erik,从第一次见面开始就爱你了。所以我不能当你的心理医生。”

话说出来的那瞬间,Charles如释重负,这其实没有那么难。告诉Erik真相,让Erik自己选择,不管结果如何。

Erik还是保持着沉默,很久。他既没有拉开距离,也没有进一步的行动。他就那样坐着,看着面前的Charles。一开始Charles还能保持耐心,他知道Erik处理这些信息需要些时间。但很快,一向淡定的Charles就开始显得有些不安。他的眼睛开始四处乱瞟,放在Erik脖子后的手也开始出汗,更不要说他高频率的吞咽口水和加快的心跳了。

就在Charles以为他快没希望的时候,Erik收紧了一直环在他背后的双手。“你这个!全世界!最烂的!心理医生!”Erik每说一个字,Charles的心就被烫一下。

接着,是第三个吻。这一次,混乱和无序都不见了。厚重但不莽撞,激烈但不冒失。这个吻似乎酝酿与等待了太长的时间,它应该出现在很久之前,他们错过了。但幸好,幸好它还来得及发生。


下章完结

评论 ( 8 )
热度 ( 92 )

© 霏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