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EP CALM AND CHERIK ON

萌的所有CP都是可逆不可拆!
精神CE爱好者!

坚定的反NON-CON主义者

【伦敦陷落/London Has Fallen】Secret 5(ABO)

今天更新的晚不是因为我手速降了,而是因为我去三刷了!呜呜呜~~~就快下档了好伤心!!!

1、  2、  3、  4、

5、

Ben看着自己手上满弹的手枪,今天八个小时里发生的事情对哪怕是作为每天都忙的只能睡不到五小时的总统也算太过超负荷。他看了看在仔细准备武装的Mike,他决定不再等,因为也许他再没机会了。

“Mike。”

“把保险打开,”Mike的注意力还在检查武器上,“等下要是有除了我之外的人想要进来,就给我往死里开枪,长官。”

“Mike!”

“什么?”总算是察觉出总统的语气变化,Mike抬起头反射性的询问道。

“我从来,从没有,想过要欺骗你。”Ben直视着自己的保镖,几乎是一字一顿的在说话。

Mike顿了顿,“不是现在……”

“就是现在!”Ben上前一步,用不容拒绝的强硬姿势拉近和Mike之间的距离,“我很久之前就想坦白,Mike!我几乎已经要开口了,但Margie的意外发生的太突然,我……你要明白有时候错过了时机就很难再鼓起勇气,Mike。”

Mike没有回答,他细细的看着自己的总统,目光缓慢而轻柔的扫过Ben的脸颊,他不想错过任何一丝变化。

“我知道,长官。”Mike也靠近了一步,完全侵入了总统的私人领地。“我相信你,Ben。”

Ben整个人都因为这句话放松了下来,他没有后退。而是仰起头,“活着回来,Mike,活着回来,我就告诉你……告诉你为什么。”

Mike的目光还是没有停下,他低垂的眼睑让人看不透他在想什么。他伸出手,西装下摆因为他的动作拂过了Ben的外套,布料摩挲的声音在安静的武器库里显得有些过于大声,但没人管它。

Mike勾起Ben握枪的右手,“别忘记保险,长官。”他后退两步,转身拉开门走了出去。

 

“Mike!”“活着回……嗡~~~~”“Mike!”“嗡~~~~~告诉你……”“Mike!”“没有……欺骗……嗡~~~~~”

翻车的冲击力让Mike在一瞬间失去了辨别力,只有Ben的声音和耳内的轰鸣交替击打着他的意识。这是他唯一能抓住并支撑自己不昏过去的东西。这是他唯一的东西。

第一刀,“他在哪儿?!”那是他的总统!

第二刀,“他在哪儿?!”那是他的Ben!

第三刀,“他在哪儿?!”那是他的Omega!

刀刃刺破织物和皮肤,划过骨头搅翻肌肉的触感是如此的熟悉。Mike的声音混合着撕裂的呼吸声和刀子一起,一下一下又一下的钉进了敌人的身体。他没法控制自己,他的Ben被带走了,在他的面前。

当Mike再次找回一些理智的时候,他身下的敌人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十刀还是二十刀,这无关紧要。他抬起头,发现还有其他人在场,看着像是真正的突击队。为首的领队在他看过去的一瞬间下意识的防卫了一下,而他身后的队员竟然有好几个后退了几步。

“我说,朋友。”为首的领队很快调整好了自己,“你最好先控制一下你自己,你闻上去就像是被岩浆覆盖的焦土,我的孩子们可受不住这个。”

Mike顺着他的大拇指再次看向全部都是由Alpha组成的突击队,意识到自己完全失控了。他的气味超出了安全距离,几乎是在向所有能闻到的Alpha发出挑战。他深吸几口气,强迫自己平静下来。Ben被带走了,他们需要他暂时活着,所以他还有时间,他不能自乱阵脚。

“我是Mike Banning,总统被他们带走了,我们必须马上赶过去。”

为首的领队悄悄在心里松了口气,“久闻大名,我们已经知道地点,但我接到的命令只是过去探察。”他把“而你不在行动名单里”这句话压在了喉咙里,他真的不想惹他面前这个完全不稳定的Alpha。天知道总统身边怎么会有这样的人,总统难道不会每天都觉得自己的领导地位在被挑战吗?

但Mike现在可没精力去管别人是怎么想他的,Ben的生命正受到威胁,临时抑制剂的有效时间完全是因人而异的!他根本不敢去想最坏的结果。Mike转过身,向着目的地踏出了第一步。那是他的Ben,他会让他们付出代价。

 

灯光冲击过来的时候,Ben下意识的眯了下眼睛,他的呼吸因为头套的原因一直显得很急促。但他还是以最快的速度冷静了下来,并不是说他不害怕。

“好了。我们的贵宾到了,先生们。”

Ben知道这个就是Kamran,对讲机里威胁还声声在耳。他快速的扫视了一圈周围的环境,判断出这里不是一栋烂尾的废弃大楼,就是在建的。车开的时间不长,一定还在市中心,Ben在心里第无数次咒骂了一下自己的盟友,灯下黑的道理总有人学不会。接着他看到了正对着自己的摄像机,他不着痕迹的深吸一口气,做好了准备。

“啊!看起来我们的客人不喜欢说话。”Kamran绕着自己的战利品走了一圈,接着毫无预兆的一拳打在了Ben的腹部。挨过枪子儿的总统可不多,他倒要看看这位到底哪里比较特别。

Ben觉得有一团火从下腹烧过胃,最终蔓延过了自己的喉咙,呻吟被呛的完全变了声调。火烧过后,是尖锐的疼痛,再短促的呼吸都不能让Ben停止颤抖。

“哈哈……看看你自己,总统先生。”Kamran居高临下的看着还想逞强的Ben,“看起来你的保镖把你保护的太好了,你都忘记该怎么像一个Alpha一样战斗了。”

Kamran蹲了下来,拉住Ben的头发,强迫他仰起头。凑到Ben的耳边,声音里透出几近疯狂的炫耀,“你得好好准备下你自己,总统先生。毕竟是你人生中最后一次全国电视讲话,创造历史的感觉是不是……”

Kamran突然间停了下来,他疑惑的目光在Ben的脸上转了两圈。后者的心脏都要跳出来了,他不能坐以待毙。Ben趁着这个空档,用尽全身的力气,撞向Kamran。他成功了,但冲击力让原本就跪着的Ben也一起倒了下去。他在心里默念Mike教给他的所有他能记起来的东西,用脚勾倒了从侧边冲过来的守卫。然后他迅速往后在地上蹭着后退,想要找到机会站起来。但Kamran没有给他机会,拉住了他的小腿,用力把他拖了回来。接着Ben感觉到脸颊上连续挨了两拳,原来脸上挨揍的感觉是这样的,操他的永远在放水的Mike!

是的,Mike。Ben不知道为什么,但现在只有想着他,才能稍稍缓解自己身上每一块肌肉的疼痛。他在心里笑了一下,要是这个烂的要死的保镖再不来,他就炒他的鱿鱼。

“哇!”Kamran阴魂不散的声音再次响起,但取而代之的是不可思议的兴奋。“哇!!!这简直……哈哈哈!”Kamran恶心的笑声让Ben起了起皮疙瘩,“我们伟大的,民主的,无所不能的美利坚总统阁下竟然是个Omega。多么令人意外啊!”

Kamran再次凑近,却带着与之前不同的不怀好意,“我收回之前的话,”他的气味和声音让Ben几乎要把胃吐出来,Ben拼命的控制自己的呼吸,不想接受一点点带着这个恐怖分子气味的空气。“我们不仅会创造历史,我们还能……”

拉着Ben领口的手随着Kamran吐出的话而开始变得蠢蠢欲动,Ben用尽力气想要躲开Kamran拉开他衣领的手,但随即打在他脸上的拳头几乎让他看不清东西。

“别急,总统先生。”Kamran甩了甩自己用力的右手,“我们有的是……”

突然降临的黑暗打断了Kamran的话,他皱了皱眉头,对方来的比他想的快很多。他低头看看闭着眼睛不知道在想什么的Ben。咬了咬牙,他不能放弃这个机会!对方想赌,那他就奉陪到底!

 

当灯光再次一盏盏亮起的时候,Ben深吸了一口气,睁开眼睛。他脸上的伤清晰可见,身上的衣服也沾满尘土与鲜血,但他的目光完全不像是一个俘虏,他直挺挺的跪在那里,就好像没有任何东西能压垮他一样。Kamran在网络连接上的那一瞬间享受到了胜利的快感,他回过身,准备好好享受自己被载入史册的那一瞬间。

刀锋划过西装面料的声音摩挲过Ben的耳膜,枪声、爆炸声、偶尔激烈的撕喊都被他屏蔽在了脑外。他放轻了呼吸,这是他自己的战斗,而他绝不会服输。Kamran站在他的身后,贪心的想要利用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让所有人都听到他的话。这就是他们这种人的弱点,他们永远不懂怎么样才能真正让人们听到。也从来不想听听别人的声音。

“我谨庄宣誓,”Ben突然出声打断了Kamran的演讲,“将忠实地执行美国总统职务……”

Kamran在愣了两秒后才反应过来,他下意识的一拳挥了过去,Ben仅仅是偏了偏头,“竭尽全力恪守……”

第二下很快跟上,Kamran完全被激怒了!他忘记了自己之前的目的,只想让Ben闭嘴。总统当然没有停下,甚至里呼吸的频率都没改变,这显得一旁气喘吁吁的Kamran越发的狼狈。最终这个恐怖分子的理智一滴都不剩了,他需要他闭嘴!Ben直视着镜头,也许他没有机会了,没机会再履行自己的职责,也没机会告诉……

“砰!砰!砰!”

Ben反射性的躲了一下,然后在他意识到发生什么之前,他就被扑倒在了地上。熟悉的气味瞬间将他环绕了起来,逼退了空气里恶心的混杂的令人窒息的味道。Ben叹慰了一声,放任自己松懈了下来。但很快,身上的重量和气味都不见了,恢复自由的Ben意识到战斗远未结束。他迅速逼迫自己集中注意力,不要给Mike增添任何麻烦。他快速移动到安全的墙角,寻找任何能够解开自己双手的东西。

Mike的背撞在了墙上,但他没有感到任何疼痛。他身体里似乎有无穷无尽的力量,他伸手钳制住Kamran的脖子。转过身,将敌人压在了墙上。

“呵……”Kamran的呼吸开始变得困难,但他还是露出了一个狰狞的笑容,“你们……逃……不出去的。”

Mike的手压了压,他还不想对方那么快死,那太容易了。“那猜猜今天还有谁要死?”

Kamran的笑容因为越来越困难的呼吸而显得有些扭曲。“那……也让……我猜……猜一下,”被挤压过喉咙发出的声音嘈杂的令人生厌。“你……总统的,的味道……那么!”

“咳……”Kamran在一瞬间除了破碎的吼叫和毫无意义的挣扎外什么都做不了,Mike双眼通红,手上的青筋几乎要刺破皮肤,怒火成为他取之不尽的力量。

“你胆敢!你他妈的敢动他一个指头!我会让你活在地狱里!”

Kamran说不出话,但他的眼神是那种临死前的孤注一掷,Mike读懂了里面的挑衅。他已经动了!

Mike脸上的表情突然间平静了下来,那团看不见的火焰消失了,连他的气味都不再那么肆无忌惮。喧嚣声仍在,但空气却安静的可怕。Kamran的嘴还是大张着,却毫无作用,没有一丝氧气进入他的肺部。他笑不出来了,对方根本就没有想要立即杀死他的意图,缺氧的痛苦让他整个人都痉挛了起来。Kamran意识到自己挑战错了人。

“Mike!Mike!”Ben的声音由远及近,冲破屏障拉回了Mike的理智。“手榴弹!Mike!”

 

Ben已经懒得去数这是今天第几颗在他身边爆炸的炸弹了,轰鸣混合着硝烟让人看不清方向。Ben整个人都被严严实实的包裹在Mike的怀里,但还没等Ben好好感受下,Mike就迅速爬了起来,顺势拉起了被他保护在怀里的总统。

Ben看着在帮他松绑的Mike,他的动作快速急切却又小心翼翼,就像每次帮自己脱拳套一样的专注。

“你怎么才来。”并不是Ben想要不讲理,但去他的,刚刚有把刀架在他的脖子上,他有权不讲理。

Mike的动作顿了顿,然后拉下了被割断的绳子。他抬起头,看向Ben。后者脸上比之前多了好几块淤青和伤口。Mike严肃却平静的表情让Ben心里有些担心,他情愿看到Mike暴跳如雷也不愿意看到他这幅样子。

“嘿。”Ben的手贴上了Mike的面颊,“我没事,Mike,我真的没事。你别……”

Ben没说完,他整个人都被拉入了几乎要挤碎他骨头的拥抱里。Mike环绕在他背上的双臂在颤抖,Ben呆了几秒,随后回抱住Mike。后者的脸深深的埋在Ben的脖子里,Mike不满的哼了哼,似乎不满意Ben的身上染上了些其他气味。他当然知道Kamran没时间干些什么,但只要一想到这个恐怖分子想过,他就无法平静下来。Ben没有试图阻止Mike的嗅闻,他歪了歪脖子,露出更多的皮肤,他也讨厌那些味道。

Mike心无杂念的抱着自己的总统,嫌自己的气味覆盖的太慢。也不管Ben脖子上的尘土和汗渍,直接舔上了他露在外面的皮肤。Ben的呼吸被打乱了一小下,然后就再也回不到正常的轨迹。Mike似乎完全忘记了他们仍旧身处危境,一心一意的在宣誓自己的领地。Ben小心的挣扎了一下,却换来Mike更牢固的钳制。

Mike不想管任何事情,去他妈的时间地点身份,人对了才是最重要的。总统先生小幅度的毫无作用的挣扎让Mike不可抑制的勾了勾嘴角。他最后深吸了一口气,确保Ben身上不再有其他讨人厌的东西。然后他抬起头,松开已经开始发麻的手臂。

“我活着回来了,长官。”Mike的手小心的拂过Ben受伤的嘴角,“但我想,我有耐心等到我们都活着回去。”

Ben偏了偏头,留恋了一下Mike手掌的温度。他点点头,只要Mike在,他定会安然无恙。

=================

告诉大家一个消息,这文快完结了。

评论 ( 42 )
热度 ( 122 )

© 霏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