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EP CALM AND CHERIK ON

萌的所有CP都是可逆不可拆!
精神CE爱好者!

坚定的反NON-CON主义者

【EC】X警局日常事宜(第一章)

第一章


Sean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跨上了X警局通往重案组办公室的第一级台阶。他慌张的神情和夸张的跑动动作简直能够让别人从他的脸上读出200分贝的无声尖叫。他迟到了。他在报道的第一天迟到了。他在自己心心念念了快两年的X警局重案组调任报道日里迟到了。是的,他真的在尖叫,如果可以的话。


从地铁站走到X警局只要十分钟,跑步的话五分钟,而Sean只用了三分钟。他的裤管和皮鞋已经被昨日因为小雨而积聚的水塘毁了,他的发型也是,不过那是秋风干的。可Sean现在什么都没法管,他气喘吁吁的爬上了三楼,像个菜鸟一样让看到他的人不住摇头。


“哦!重案组的新玩具到了。”每个人都在用眼神说话,“这次赌几天?”

“砰”的一声,你当然不能责怪Sean用力过猛,X警局那扇有些年头的门被粗暴的打开,Sean几乎是翻滚着冲了进来。


“非常……非常!非常……抱歉!”大喘气混合着道歉如同Sean的人一样冲了出来。


他弯着腰极力想要喘匀气,天知道他在警校的年度百米赛跑里可以数的上号的人物。几个深呼吸后,Sean的氧气总算回到了脑子里。然后他整个人僵住了,他还是弯着腰,双手撑在腿上,他的眼睛里满目都是陈旧的木头纹理。当他的呼吸不再吵闹时,Sean发现,整个房间沉静的好像空无一人。他转了转眼睛,稍稍用余光扫了几眼,然后他小心的直起身子——还真是一个人都没有。


“你就是那个新来的?!”


就在Sean要开始怀疑自己智商的时候,有人拯救了他。Sean迅速回过身,看到一个年轻的男性站在门口,他手里的咖啡飘着令人窒息的美好香味。看起来传言一无误,X警局重案组的咖啡能够用来刑讯逼供。


“是的!很抱歉我迟……”


“留着你的道歉,现在带上你的脚和脑袋,跟着我走。”


对方不等他说完就转身大步离开,刚刚喘完气的Sean只能拔腿跟上。年轻男人的步伐很快,一言不发的穿过走廊,继续一言不发的小跑着下了两层楼梯。随着每一次跨步Sean都在心里快速的分析这对方,从他的判断来看,对方绝对不会比他大超过三岁,如果他是重案组的人,那被分派到在这里等他,说明对方不是非常核心的重案组成员。想到这里Sean的心稍定,至少不是那个“暴君”在等他。

唰的一下,年轻男人突然间毫无征兆的在警局门口停下转身,跟着身后的Sean一时不察,一头差点儿撞到对方。对方巧妙的侧了个身子,咖啡一滴都没晃出来。


“规则一,”还没等Sean抱怨,对方就举起另一只手摇了摇,车钥匙在他的手掌里晃动,“永远!永远!不要和我抢开车权。”


Sean知道自己现在的表情一定很蠢,但他只能一副“你他妈的到底在说什么”的样子看着对方。也许是这实在太蠢了,对方突然之间笑了起来,这让他看上去瞬间小了好几岁。


“天哪!这真是太好玩了!”他竟然还像恶作剧得逞一样的吐了吐舌头,“你好!”他收起钥匙伸出手,“Alex Summers,重案组探员之一。”


Sean下意识的伸出手,结果握到了一杯咖啡。


“这是‘暴君’的第一条规则,就当是见面礼了。”他搭上Sean的肩膀用力捏了捏,然后拉着他走出了大门。“来吧,菜鸟。让我们迎接你重生的第一天吧。”


车子转过了弯角,即使冷掉也是Sean喝过的最好喝的咖啡开始在他胃里发挥作用了。因为兴奋而导致的睡眠不足,和迟到的惊吓渐渐褪去,他总算是能够重新开始思考。他看了看旁边的Alex,决定问些什么。


“我知道你要问什么。”Alex心领神会的给了Sean一个眼神,“你想问他会不会生气,对吗?”


Sean毫无尊严的立刻快速点了点头。


Alex摇了摇头,“规则二,你绝没有自己想的那样重要。”他又耸了耸肩,“尤其是对待第一天报道就会迟到的蠢货,他才没有精力去关心你。”


Sean整个人一下子靠在了椅背上,他要成为X警局一日游的第七个人了!他竟然是倒数第七,不对,是倒数第一!至少传言中只待了一天的前面六个人没人迟到过。传言二也挺靠谱的,拥有全市乃至全州最高破案率的重案组头儿是个彻彻底底,毫无疑问的暴君!


Alex加快了一点儿车速,轮胎和被小雨打湿的地面摩擦发出了刺耳的声音。“喝完你的咖啡,然后我接下去一个月的早饭你包了,我就告诉你怎么好歹待满一个月。”


Sean一口就吞下了咖啡,黑色的液体争先恐后的涌入胃里。Alex得意的笑了起来,Sean发现他很喜欢笑。


“首先,”Sean的耳朵竖了起来,“我喜欢离警局三条街的那家三明治店。”


“好了好了。”面对新人的怒视,Alex举起不握方向盘的手表示安抚,“头儿对工作很投入,你要记住,永远不要在他投入一件事情的时候和他说无关紧要的东西。”Alex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Sean,“我,你,都无关紧要。案子,才是一切。”


于是Sean开始怀疑之前听到的都不是传言了,才十五分钟,Erik Lehnsherr是个彻彻底底的工作狂和恋案癖也变成了事实。


Sean点了点头,接着他稍稍犹豫,但还是很快开了口。“那……如果有人,我的意思是有人不小心,在完全没有意识到的情况下,惹他生气了,该怎么办?”


Alex瞥了瞥嘴,侧过头挑了挑眉毛。Sean翻了个白眼,“知道了!知道了!两个月,两个月的早餐,行了吧?你要吃就得保证我待的比两个月长。”


Alex满意的打了一个右转灯,“规则三十七,永远不要惹Erik Lehnsherr生气。如果你愚蠢到这样做了,那就准备好柠檬蛋糕吧。”


Sean眨了眨眼睛,“什么?!”他又开始觉得自己是个傻瓜了。


Alex一个刹车,让Sean差点儿撞到挡风玻璃,他拉上手刹,解开安全带。“因为只有柠檬蛋糕才能够平息怒火。”


“我是个新人,不是个智障。”Sean边解开安全带,边朝已经开门下车的Alex喊。


“哦,相信我,菜鸟。这两种人没什么区别。”Alex趴在车门上冲着气呼呼的Sean摇头。


然后他又笑了起来,Sean觉得以他笑的频率,怎么脸皮还那么厚,应该早就被拉松了!


“看在你报道第一天就迟到,那么惨的份上。我给你个绝密的方向。”Alex的语气充满同情和语重心长。


去你的!Sean在心里想,明明是看在两个月早餐的份上,但他有求于人,只能在心里骂骂。


“嘿!”Alex指了指Sean,“别像个姑娘一样在心里尖叫着诅咒我,菜鸟。我现在是你唯一的依靠。”


Sean觉得自己刑侦心理学都白上了,一整个早上他就没有掩饰成功过。他勉强对着Alex摆出一个道歉的微笑,并示意对方请说。


Alex这才满意的收回手指,“柠檬蛋糕是我们首席法医的最爱。”


这个提示有点儿过于明显,但Sean还是把这句话在脑子里过了两边,试图寻找到里面的逻辑。


“我不想误会,但你刚才在暗示,一个法医能够摆平那个‘暴君’?”Sean有些将信将疑,这个可从来没有听说过,要知道警校和之前他待的那个警局都快把ErikLehnsherr和X警局重案组八卦烂掉了。

Alex这次不笑了,他换了一副,果然菜鸟和智障都是一种人的表情,让Sean觉得自己受到了极大的侮辱。


但Alex还不准备放过他,“你要知道,你所谓的这个法医,可是能够在解剖室里将拥有全州最高破案率的探长的脑袋塞进一个正在解剖的牛肚子里的。”


Sean觉得自己还是只待一天吧,或者干脆连报道都别报道了。他迟到了,他的顶头上司脾气不好,他的同事脑子不正常。谁知道拉着警戒线的另一边会有什么等着他,他想妈妈。


Alex叹了口气,就好像自己的好意被当成狼心狗肺一样。“我出发的时候说了,带上你的脑袋和脚,看起来你掉了脑袋,希望你的脚还在。再不进去我们就真的要晚了。”


他转过身掏出证件走到警戒线边给守卫的警察查看。几秒后就听到小跑步的声音在旁边响起,Alex不着痕迹的笑了笑。


“那后来呢?”Sean有些不太确定的问道,好像想要通过这个问题来证实事情的真伪。“Lehnsherr探长揍他了?你说这个法医能够应对他的怒火,难道!他还打输了?!”


Alex没有回答,他走到一栋被很多警察围着的小屋前,再次出示证件。他顺利跨进了门,急于得到答案的Sean连忙跟了进去。后者断定前者肯定是吹牛吹大了,圆不过来。


小屋的楼梯有些窄,Alex先一步跨了上去。他走了两格,突然转过身居高临下的看着Sean。用与他性格完全不相符的认真语气说道:“后来?后来他们就结婚了呗。”


Sean看着一步步和他拉开距离的Alex,他在新工作中认识的第一个人,他保持着一只脚踏上台阶,一只脚想要跟上的姿势。他真的想要回家。


评论 ( 19 )
热度 ( 58 )

© 霏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