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EP CALM AND CHERIK ON

萌的所有CP都是可逆不可拆!
精神CE爱好者!

坚定的反NON-CON主义者

【CE】Ein Fichtenbaum steht einsam 孤杉立高寒(现代黑帮AU,ABO)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掐指一算两个月没更新了,大家看看就好。/(ㄒoㄒ)/~~

第十章 

无数念头开始在Erik的脑子里旋转,一个个假设被抛出,却没有像往常一样被快速的分析与评估。所有的信息都像是一团被猫咪玩弄后弃之不顾的毛线一样——毫无头绪。这不像Erik,这完全不像他。他的大脑不断的向他的肌肉发出危险警报,可他的心却还在试图挣扎着否认这一切。直到他失去了所有先机,又或者他从来没有得到过。Erik能感受到一双手环绕住了自己的脖子。

“呼吸,Erik,没有什么好担心的,相信我。”

就在Erik觉得自己快被越来越稀薄的空气弄昏过去的时候,他脖子上原本缠绕的有些过于紧的领结被摘了下来,硬领上的扣子也被快速的解开。然后那双手的主人微微捧住了Erik的脸颊,让他们重新对视。

“思考,Erik,我知道你能做到的。”

然后,似乎在一瞬间,所有的线索与讯息都好好的重新回到了自己的轨道上。Erik看着Charles的双眼,试图从里面挖掘缺失的版块。而他自己的眼里则毫无保留的充满了疑惑、不解、探寻以及一丝微弱却无法忽视的警惕。可这却让Charles的眼里出现了明显的笑意。他放下控制着Erik脸颊的手,顺道抽走了后者手上的文件,他并没有开口解释,而是在等待。

当Charles转过身,重新将文件放到暗格里的时候,他满意的听到在他背后响起的不是枪上膛的声音,而是每次听到都会让他侧耳享受一下的低沉男声。

“我猜,外界一直盛传的Knightley家里早已分裂的小道消息是真的?”

Charles没有立即转过身,而是在Erik看不到的地方扬起了嘴角,不过很快他就调整好了自己。

“盛传真是太谦虚了,Erik,没几个人知道从上上辈开始,他家就已经是貌合神离了。”Charles转过身,对着将手放在脚踝上的Erik挑了挑眉毛。“你跟着Shaw看起来也知道了不少东西,祖辈开始的分裂一直是被他家守口如瓶的。很多人还以为Arlen Knightley是特立独行的叛逆小子,才会抛弃家族一直固守的党派。其实到了他和Randall这辈,用水火不容来形容已经是太过客气了。Arlen在上次的州长选举中败下挣来,可有他堂兄不少的功劳,只不过对外不能表现的太过明显。”

Charles继续说道,并且无视了Erik那收敛了疑惑和不解,却仍然藏有警惕的眼神。拿起了刚才被他摘下来的领结,再次倾身靠近了Erik。“我发出了一小个信号,Arlen表现的很积极,所以今天我们一起去探探情况。”

Erik的眼神一直钉在Charles的身上,不放过他的任何一个动作和表情。如果他敢说一个字的谎,那自己会……Erik心里跳了一拍,这才是问题所在,不知道自己会怎么样。一旁的Charles没有发现他心仪的Omega思绪早就不在这些阴谋诡计上,他仍然边说着等下Erik需要注意的事情,边将领结重新绕回了后者的脖子。

“等下我们一起进去,”硬领被翻了起来,蹭在Erik的下巴上有些痒。“你不用隐瞒自己是谁,今天到场的一半不知道你是谁,一半知道了也不敢撒野或者乐于你安然无恙。”黑色的丝织物在Charles的手上像一条听话的的宠物蛇。“Arlen不会大摇大摆的和我谈话,我不确定他是否放心让你参加,到时候我们顺着他的意思来。”Erik稍稍低头,看着自己脖子前翻飞的白皙手指,有几个人能想到这双手杀起人来也是如此优雅?“不管我们是否分开,Nick今晚会全程跟着你,如果你不想待了可以早点儿回车上,我会尽快的。”

最后一个完美的领结出现在了Erik的喉咙前,不松不紧,却又真实存在。Erik突然发现Charles就好像是这个领结,一开始紧紧的卡住他,然后却突然间消失无踪。而现在,他又是这样若有若无却让人无处可逃的将自己环了起来。

“Knightley两兄弟为什么会反目成仇?”Erik只能通过问些蠢问题来掩饰自己翻腾的内心。

Charles似乎对于这个问题感到有些惊讶,但他还是耐心回答道:“这种老套的故事总逃不过钱、权和Omega。”他停顿了一下,“不过这一次只有Omega,后面小辈的事情都是随之而来的积怨。”

Erik的眼睛里露出了一些轻蔑,似乎对这个理由感到很荒唐。Charles看出来了,他将Erik的领子翻了下来,抚平。随即突然间凑到他耳边说道:“你要知道,我的朋友。总有一些特别的Omega值得Alpha付出所有来争取,我想你很快就会体会到了。”

车在这个时候停了下来,Charles没有停顿,自己打开了车门,走下了车。然后他回过身,对着还呆坐在车子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的Erik伸出了手。“我们已经迟到了,Erik,我可不想让我们未来重要的合作伙伴多等。”接着他满意的看着红着脸的Erik老老实实的拉住了自己在等待的手。

 

这是一个私人性质比较浓厚的小型聚会,Erik躲到了吧台旁的一个角落里。这里视线良好,大厅里绝大多数的空间都能收入眼底,抬起头就是楼梯。Erik看了眼位于二楼的一个房间,Charles在十分钟之前进去了。尽管他知道只要是Charles决定做的事情,总是十拿九稳的,但他还是没有理由的感到担心。他晃了晃手中的酒杯,刚才应该坚持让Nick跟着他而不是自己的。

“您看起来心神不宁,先生。希望不是因为这里的酒太差了。”一个声音毫无防备的在Erik的耳边响起,这让他几乎动用了所有的自制力才没有下意识的攻击对方。

“啊,抱歉,我吓到您了?”来者得体的后退了两步,表示着自己友善的来意。

Erik迅速回过身,他打量了对方两眼。男性Beta,不会格斗,没有武器。

“不,没有。”Erik明显的表现出自己无意多交谈。

但对方似乎没有接收到这个信号,而是稍稍靠近,继续着自己的谈话。“那就好,不过请原谅我的好奇心,先生。毕竟能够来到这里的人,很少会像您情愿一个人待着。”然后他对着Erik伸出了手,“Dave,你可以叫我Dave。”

Erik看了看这个主动搭讪的男人,不着痕迹的瞟了一眼他的身后,Nick在稍远的地方对着他点了点头。

“Erik Lehnsherr。”他说出了自己的名字,但没有回握。

Dave看起来是个好脾气的人,他不以为意的收回了手。“您是个聪明人,Lehnsherr先生,聪明人之间总会相处的比一般人更加融洽。”

Erik重新将视线移回了二楼,但他侧过头表示自己在听。“我想您和我的雇主一定会谈比和我谈的更加愉快……”

“告诉Arlen Knightley,要么接受Xavier的邀请,要么我们另寻他人。分而化之在我们这里行不通,现在是他求着我们,所以耍小聪明只能让他拣了芝麻丢了西瓜。”Erik的眼睛仍然固定在Charles消失的那扇门上,他都懒得去看对方惊讶的眼神。“你在这里只站了五分钟,期间起码有三个人想要过来和你说话。但他们又很犹豫,明显有人告诫过他们不要来打扰你。Arlen Knightley在楼上,他胆子再大也不敢耍Xavier。那么只有你,Knightley的第一幕僚,主教先生才有如此的魅力了。”

最后Erik总算是愿意给对方一个眼神了,“Bishop先生如果没事的话,我想我得再去拿杯酒。不过我相信我们很快就会再见面的。”

Erik没有再理会他,而是自顾自的走向吧台。Nick悄悄从楼梯口绕了过去,Erik对着他摇摇头,前者这才重新站了回去。但没想到被揭穿身份的幕僚先生没有放弃,他跟着Erik来到了吧台前,朝酒保摇了摇手。

“真是牢固的联盟,Lehnsherr先生,我都要替我的雇主羡慕你们了。可听说你们认识的时间并不长,恕我冒昧询问,您和Xavier先生……”

“就像您和Arlen一样无坚不摧。”

两个在吧台前的人同时回过了身,Charles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他们身后。Bishop迅速抬头去看二楼,房间的门已经打开。

“我想Arlen一定希望立马看到你,Dave。你最好不要让他等。”Charles向前走了几步,踱到Erik和Bishop的中间,有意无意的阻隔了他们。

Bishop推了推眼镜,丝毫没有被冒犯到的意思。“谢谢您的提醒,Xavier先生,这样看来就像Lehnsherr先生说的那样,我们很快就能再见面了。抱歉失陪,祝你们玩的开心,再见。”

 

Erik和Charles目送着Bishop走上了楼梯,在关上门的一刹那,Bishop和Charles深深的对视了一眼,直到前者首先错开目光。

Charles转过头,“我想这里的事情都解决了,回去?”

这个问句没有得到回答,Erik只是转过身,径直的朝外走去,Charles看着他的背影微微皱眉,但也很快抬步跟上。

回程的车里显得有些安静,Erik没有开口询问事情的进展,好像这与他无关一样。Charles对于这样的气氛感到有些始料未及,他抬起手松开了一点儿自己的领结,放下的时候有意无意的碰到了Erik放在一旁的右手。后者既没有躲开也没有回应,Charles的心稍稍放下,随即开始轻轻的用手指在Erik的手背上摩挲。正当他在考虑是否打破沉默的时候,Erik抢先了。

“你知道Bishop会来找我,是不是?”

这句话让Charles的动作一顿,但他很快继续自己的探索,甚至变本加厉的从手背划到了Erik的手心。

“是。”

一个简单的毫无掩饰和解释的回答,却让Erik突然间撤掉了自己的手。

“你看,这就是你,Xavier。”Erik的声音里充满着连他都感到惊讶的压抑和痛苦,“你总是有办法不着痕迹的达到自己的目的。你明知道他会单独来找我,试图寻找到我们两人之间的突破点。这也是你想知道的,不是吗?我是否真的如表现的这样被你玩弄在股掌之中!”

突如其来的指控让Charles抿紧了自己的嘴唇,他直直的略带些严厉的看着Erik,一瞬间车里的空气都似乎随着骤然升温的局势而加快了流速。Charles被甩开的手握成了一个拳头,Alpha极具攻击性的气味迅速被空气带着充满了整个车厢。这让原本就处于零界点的Erik几乎要承受不住。他开始大量的出汗,瞳孔和脉搏都随着Charles气味的入侵而变得难以抑制的放大和加快。Erik觉得自己必须立即离开这里,哪怕他们现在正在一辆行驶的车上。

接着,几乎在一瞬间,所有的一切都消失了。Charles深吸一口气,收敛了自己刚才没有控制住的气息,并且打开了窗。夜晚稍显有些低的气温正好对Erik来说反而显得正好。Erik用力的抽出之前Charles给他系好的领结,扔在一旁,转身对着窗外努力平复自己的呼吸。他闭起眼睛,心里又惊又慌,之前他绝对不可能仅仅因为一个Alpha没有控制自己的脾气就被影响至此。他果然是安逸太久了。

Charles看着背对着他的Erik,并没有上前安抚,他知道现在Erik一定希望他离的远远的。他望着Erik的背影,微微叹了一口气。

“你也见过Bishop了,”Charles自顾自的开口,“他这个第一幕僚可不是靠嘴说出来的,相信我,如果你在他来找你之前就知道有人会来分化我们,他看的出来。”

Erik闻言没有转过头,他没有想好用什么样的表情面对Charles。

“以及,如果你真的想知道的话。”Charles的声音并不是第一次变得这样冷,但Erik仍旧被窗外的寒风冻了一下,“我甚至可以不让他知道你的存在,Erik。”

车在两个转弯后稳稳的停了下来,一时间车里又没了声响。一会儿后,Charles这边的车门被打了开来,他未作停留跨了出去。Erik一个人坐在车里,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刚才会如此歇斯底里的指责Charles,毕竟现在看起来他的一切早就如初生的婴儿一般一览无遗。Charles根本不需要他,他竟然还自作聪明的觉得他才是一切的关键。Erik闭上了眼睛,弯了弯嘴角,在心里嘲笑着自己的不自量力。

“你还要坐多久?真的不舒服了?”意料之外的声音让Erik猛的张开眼睛,他转过头,看到Charles如几个小时前一样,站在车外向他伸出了手。“今天出来的太匆忙,你都没有吃饭,在那边你肯定也没有心情吃东西。Cahill今晚做了德国菜,还等着你给他提意见呢。能自己走吗?”

Erik眨了眨眼睛,看着面前这只向他伸出过无数次的手。手的主人很耐心也很有力量,长时间的等待并没有让它有丝毫的摇晃。Erik在心中最后挣扎了一下,但他知道自己永远赢不了了。他伸手,用力握住,抬起头直视着Charles。后者的眼睛里,是Erik早就习惯的一如既往的温润。

到餐厅的这一路上,他们交握的手再未分开。


评论 ( 9 )
热度 ( 52 )

© 霏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