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EP CALM AND CHERIK ON

萌的所有CP都是可逆不可拆!
精神CE爱好者!

坚定的反NON-CON主义者

【CE】Ein Fichtenbaum steht einsam 孤杉立高寒(现代黑帮AU,ABO)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Erik望着面前快要见底的汤盘,开始刻意的放慢速度。当人类最基本的需求被满足之后,思考更高阶的事物是其进化、发展和生存下去的必然条件。Erik抬眼看了看坐在他对面的Xavier,后者盘子里的食物与他一样。“巴扎斯”,它曾经频繁的出现在Erik小时候的食谱里,非常普通的波兰菜。Erik低下了头,勺子在盘子里搅动了两圈,突然之间没了胃口。

“你应该再多吃点儿,我的朋友。Cahill是个厨房魔术大师,你最好不要错过他第一次做的波兰菜。”

Charles仍旧专心于面前的食物,他的动作随意而放松,看得出他心情不错。Erik重新抬起头,这一次他没有掩饰自己打量的目光。他面前这个男人了解他,尽管他非常不愿意承认。他曾经一度也认为自己是同等的也了解对方,但现在看起来,他了解的只是Xavier希望大家知道的那些。他会只身离开自己的安全区,他会打开窗户让一个绝不能算是友好的人进来与他共处一室,他会毫无准备的亲自闯入中立区,他会吃没有做任何安全防范或者测试的食物,他甚至会关心自家厨子的心情好不好。半小时前,Charles对于他的到来显得毫不意外,他只是对着他对面空着的位置点了点头,示意Erik坐下。在那个厨师,Cahill?上菜的时候,Charles顺便就他与他Alpha之间的关系作出了一点儿建议。Erik发誓他绝不是因为饿的原因而没有立即起身走人。不论如何,这个厨子在推着餐车离开的时候比进来之时开心多了。Erik开始明白,与出行必须带足保镖,绝不一个人待在任何封闭的空间里,每一顿食物都要重复换不同的厨师来做的Shaw相比,Xavier明显对于他周围的一切更具掌控力。他可以如此随意生活的唯一理由是因为他知道没有人有能力杀他。Erik开始意识到,就算没有他,Shaw和他身后的人终有一天也会一败涂地,只不过是再晚些罢了。

“吃饭的时候想太多会让你的胃对你感到失望的,Erik。它可供养着你的大脑,不要太偏心了。”

Charles还是没有看Erik,事实上,从Erik进门开始,他就没有正眼看过他。Erik彻底没有胃口了,他开始厌倦这种游戏。他讨厌Xavier这种虚伪迂回的说话和处事方式,更厌恶他无时不刻表现出来的这种惺惺作态的“平等”。他总是抓紧一切机会来展示自己有多么了解他,让你感受到自己有多么的重要。Erik不需要这个,他不需要怜悯更不需要虚假伪装的示好。也许大部分身处绝境的孤独人都会渴望任何光明或者看似光明的东西,但他不需要,Xavier打错了算盘。

“啪!”一个东西被扔在餐桌上,这个声音让Charles稍稍顿了一下,他快速的瞥了一眼,终于抬起头看向了Erik。

“十八年前,苏黎世银行劫案,整个金库里的黄金和珠宝几乎被搬空,现钞却一分没少。”Erik的声音因为低烧的关系有些沙哑,但这丝毫不影响他说话的分量。“八个月后,这个,在瑞士一个地下拍卖场被拍卖成功。拍下它的买主把它存放到瑞士银行保管,并坚持在那里做真伪鉴定。两个月后,将近半吨的无印高纯度黄金失窃。很多人相信如果不是因为时间不够的话,整座金库都会沦陷的。而它,也再一次不见了,和一些其他微不足道的珠宝一起。”

Erik伸出手,拉开了这个黑色小布袋的袋口,一颗粉红色的钻石在餐桌上原地旋转了两圈。它折射出的光芒扫过了Erik和Charles两个人的眼睛,他们仍然对视着,好像放在桌上的只是一块普通的毫无吸引力的石头一样。

“自那以后它就消失的无影无踪,而在两次劫案发生之前,它的主人都因为意外而死亡。”Erik没有停下来,“现在,它被Shaw精心的藏了起来,当然,对于他来说是已经特别精心了。你想知道为什么么,Xavier?”

“Charles。”Charles立即说道。

“什么?”Erik不得不强迫自己维持正常的声调。

“你可以叫我Charles。”Charles放下了手中的餐具,拿起餐巾擦了擦嘴。“你看,Erik。我们一起经历了很多事情,现在看起来,这种情况将会持续很长的一段时间。所以,至少叫我Charles,恩?”

Erik的舌头在口腔里转了一圈,来防止他将自己的牙齿给咬碎。他不着痕迹的深呼吸了一下,松开了紧握着的拳头。

“假装不感兴趣的激将法在我这里不管用,Xavier。我知道Shaw对你来说其实无关紧要,你要的是他身后的人,是那些身处在你目前无法掌控领域的人。我的目的在一开始就显露无疑,如果你真的希望‘这种情况’会持续足够长时间的话,就收起你这幅对付那些蠢货的态度。你只需要回答想还是不想。”

这个房间并非首次出现沉默,之前的用餐时间里,除了偶尔餐具的碰触声,房间里一直都很安静。但那个时候空气里弥漫着一种奇异的安详感,食物的香味,用餐者味蕾被满足后释放出的愉悦之情都伴随着炉火的跳动在房间里散发开来。但现在,房间里的空气都似乎随着寂静停滞了下来。Erik没有后悔说出这番话,他知道他刚刚那番话听上去像是一个不知恩典的混蛋,介于他对面这个Alpha在几个小时前救了他的命并大发慈悲的没有标记他。但Erik不后悔,他知道自己的价值,而Charles Xavier是一个很懂得珍惜机会的人。

“很抱歉我给了你这种感觉,Erik。请相信这不是我的本意。”在沉默良久后,Charles终于开口了,他的声音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一如既往的令人信服。

Erik放松了一点儿身体,他赌对了。

“那么,我想你已经对于如何使用这块小石头来帮助我们有了初步的计划?”Charles移开了他们在空气里碰撞了许久的视线,伸手拿起了一旁的酒。

“我想它对于你的价值远远超过对我的,不过,我暂且同意现在有‘我们’。”Erik看着红色的液体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从一个玻璃容器里转移到另一个玻璃容器里。

Charles放下酒壶,笑了起来,真心的那种。“谢谢你第一次肯定我们之间的关系,Erik。你提供的信息总是如此具有挑战。”

Erik挑了挑眉,收下了这个赞美。“说起这个,看上去你的人成功赶上了中期选举。那个……Piers?对吧?”

Charles对于Erik语气里的嘲讽有些无奈,“总算是没有浪费你的苦心,Erik。丢了三个议会席位,不管Shaw的幕后是谁,都会非常头疼的。”

Erik饶有兴趣的伸出手,拿起了桌子上Charles给自己倒的那杯酒,在后者不赞同的眼神下喝了一口。

“我曾经怀疑过他到底是太蠢了还是故意的,他竟然让自己团队御用的记者来曝光那三个议员的肮脏勾当。他是不是挺喜欢给自己打棺材的?”

Charles也伸出手,从Erik的手里把酒杯拿了回来,他们僵持了一会儿,直到Charles的食指开始攀附上Erik的手背。后者立马松开的手,让酒杯里的红色液体剧烈的晃动了一下。

“Piers是个聪明人,但有时候虚荣和名誉会让一个人的眼睛被蒙蔽住。虽然我不太愿意承认,但他是目前来说我唯一的选择。”

Erik惊讶于Charles直接将底牌摊了出来,但随即怀疑几乎是本能般的开始在他的心里疯狂滋生,Erik站了起来,他是时候离开了。

“我是你的话就不会这样做。”Charles的眼睛盯着站起身来的Erik,将酒杯凑到嘴边喝了一口,是Erik刚刚喝的那个位置。“至少在身体完全恢复前你不应该出去乱跑,Erik。而且如果这个东西,”他对着桌子上的粉钻抬了抬下巴。“真的如你所说的如此重要的话,Shaw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

这次是Erik移开了视线,“Shaw抓不住我,他的本事我都知道。”

“那他身后的人呢?”Charles放下了酒杯,也站了起来。“之前也许你对他们来说只是一个麻烦点儿的叛徒,但现在我敢保证所以你能想象到的和你想象不到的人都可能盯上你了,Erik。你不该碰这个的,有那么多种方法可以让你达到目的,你偏偏选了最危险的那种。”他的语气开始变得低沉,“我没法永远在最恰当的时刻出现,Erik。”

Erik对于他话语里的暗示有些不快,但他知道这是事实。

Charles没有等Erik的回答,“你看,你呆在这里并不意味着你被我保护着,Erik。你习惯了独来独往,也许是时候体验一下团队合作了。鉴于你刚刚认可了‘我们’,我想一起挖出这颗钻石的秘密会是一个不错的开端?”

Erik抿紧了嘴唇,他的视线慢慢略过餐桌上所有的东西。房间里今晚第三次归于沉默,食物早已冷却,炉火也不再像刚才一般旺盛,所有的东西都似乎停了下来,等待着Erik的回答。一会儿后,Erik重新转过了视线与Charles对视。一分钟,也许是两分钟后,Erik转身向门口走去。他走了七步,直到他的手摸到门把,“告诉你的厨子,配‘巴扎斯’的米饭不能煮的那么软,Charles。”他打开门走了出去。

Charles一直望着Erik的背影,直到他消失在走廊的尽头。


评论 ( 14 )
热度 ( 53 )

© 霏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