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EP CALM AND CHERIK ON

萌的所有CP都是可逆不可拆!
精神CE爱好者!

坚定的反NON-CON主义者

【CE】Ein Fichtenbaum steht einsam 孤杉立高寒(现代黑帮AU,ABO)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Erik闭着眼睛,他的身体靠在一面斑驳的墙上。壹,有人走过转角,三个人。贰,两个身上有负重,一个脚上有枪。叁,一个Alpha,一米。

“砰!”

惨叫还未来得及喷涌出喉咙,就被割裂的喉管无情的阻挡住了去路。领头的Alpha甚至都没有看清攻击的人就重重的倒在了地上。走在后面的两个人被这突如其来的袭击搞的方寸大乱,他们甚至都没法在第一时间里统一一下,到底是一起放下手上的箱子去拔枪,还是一起抬着箱子跑。虽然时间紧迫,但Erik仍然非常人性化的给了他们三秒钟的时间来统一意见。

“砰!”

箱子的一头重重的砸在了地上,鲜血很快顺着木头的纹理向上攀爬的好几厘米。Erik手上的柯尔特巨蟒在这个寒冷的地下室里染上了一些温度。Erik的手稍稍向左移了一点儿,最后一个人仍旧徒劳的想要拖走这个木箱,他脸上绝望的表情好像在诉说着这个世界上最绝望的事情——死?或者是比死更可怕。

Erik在心里摇了摇头,今天天气不错,我赐于你仁慈。

“砰!”

 

“她当自己还是十六岁吗?!所有人都该跟在她的屁股后面,收拾她那些因为不经大脑的愚蠢行为而造成的各种烂摊子!”

房间里大部分的家具都随着这几乎可以算是咆哮的声音而抖了几下。Charles在心里叹了一口气,他向前坐了一点儿,抚上对方因为生气而有些发抖的手。

“我替她道歉,Wilde叔叔。如果不是因为我的纵容她也许会收敛一点儿。”Charles抬起手阻止了对方试图打断他的行为,继续道:“不过我还是希望你们多包容她,Edward的情况让她承受了很多压力。”

“别总往自己身上揽责任,Charles,她被你父亲宠坏了。”Wilde深吸了两口气平复了一下自己,“以及,所有人都知道Edward会这样都是因为她……”

“Wilde叔叔!”Charles的声音稍稍抬高了一点儿,“我们讨论过这个。”

一阵沉默以他们为圆心扩散了开来,Wilde看了一会儿,最终摊摊手放弃了自己此行的目的。

“既然你仍旧不愿谈论这些显而易见的东西,那我们总能谈点儿不那么昭然若揭的东西。”Wilde放弃了一个,但不要以为他只有一个。

Charles有些无奈的重新靠回了椅子里,只要他的这个叔叔还活着,那家族里第一谈判高手就永不会落在其他人的头上。他祈祷千万不要又是关于婚姻、继承人或者是任何与此有关的事情。

“你知道我一直很尊重你的决定,Charles。”Wilde将自己侄子的行为净收眼底,但他连眉毛都没有皱一下。“我尊重是因为我放心,可我不过问不代表我不反对,Charles。”

“叔叔,我不明白为什么你对这个如此……”

“Erik Lehnsherr!”Wilde毫无表情的抛出这个名字,“我说的是Erik Lehnsherr。”

 

“砰!”

Erik的转轮手枪在今天转动了第四下,箱子的锁随即化为乌有。Erik用脚把箱子踢了开来,然后蹲下来开始审视里面的东西。这个箱子在三天前还安静的躺在Shaw的收藏室里,只有最愚蠢的人才会去抢一个强盗的东西,Erik看了眼躺在地上的三具尸体,摇了摇头。不过看在他们帮了自己大忙的份上,他会让别人来收尸的。

箱子里没有什么可以意外的,无外乎是一些名贵的失窃或者本就来历不明的东西。当Erik的目光触及到一个白色的小雕塑时他露出了一个满意的笑容。在这个又大又重的箱子里,随便一个东西就可以再黑市上卖个好价钱,但这个!只有这个雕塑独一无二。因为只有它是假的。多么聪明,简直聪明的不像Shaw。在一堆绝世珍品里混上一个假货,那么刺眼又那么能令人自我怀疑。Erik拿起这个雕塑,抛了抛,然后把它狠狠的砸在了地上。

 

Charles整个人紧了一下,随即又松懈了下来。“我没想瞒您很久。”

Wilde摇了摇头,“我老了,但不代表我聋了或者瞎了,Charles。我在这里住了五十年,我闭着眼睛都能知道这座宅子里每一根杂草被风吹过时是往哪个方向倒的。”他停顿了一会儿,以一种少有的,不太确定的语气继续道:“Charles,你和我说实话。你帮他,是因为这对家族有利,还是因为你……”

“Erik Lehnsherr是一个机会。”Charles直视着Wilde,毫不退缩,“他是一个机会,叔叔。他可以帮助我们达到我父亲曾经想却没来得及达到的目标。”

Wilde稍稍移开了一点儿视线,“我相信你,Charles。但我想你知道怎么防止在赶跑豺狼的同时不要引来老虎。”

Charles笑了一下,“我想我能做的更好,比如让老虎变成你用来对付豺狼的资本。”

Wilde摇了摇头,“啊!你总让我想到年轻的时候,Charles,年轻永远无所畏惧。”然后刚才那种犹疑再次出现了,“又或者……我们可以让豺狼和老虎同归于尽。”

Charles并没有立即开口,他静静的审视了一会儿自己的叔叔。他的目光并未让Wilde感到不安,但他的沉默却让Wilde不着痕迹的皱了一下眉头。

“相信我,亲爱的叔叔,这不会是一个好主意的。”

 

Erik用枪拨开了雕塑的碎片,伸手拿起了他此行的目标,看起来他可以离开了。他将东西小心的收进了口袋,把枪插回了后腰,准备站了起来。然后下一秒,他腿一软差点跪倒在地上。Erik皱了一下眉头,几天的不眠不休让他体力有些跟不上,看起来他需要好好休息一下。但当他第二次尝试站起来的时候,一阵天旋地转袭击了他。仅仅在几秒钟内,情况就变得有些糟糕。地板上肆无忌惮的流淌着粘稠的鲜血,这原本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但现在,随着Erik的每一次呼吸,血腥味在他的肺里横冲直撞,尤其是其中还混着一个Alpha。这让Erik不可控制的干呕了起来。

“操!”Erik在心里想到,“该死的紊乱期!”

他剧烈的咳了起来,胃酸开始在他空荡荡的胃里翻腾。Erik强迫自己保持清醒,这次紊乱期的发情明显比上一次要强烈和突然的多,情况也更加复杂,他必须立即离开这里。

 

“你知道我总能看出来你撒谎,从小就是。”Wilde像是想到了什么,微笑了起来,随即他收敛了笑容。“你不该尝试骗我的,Charles,这令我很伤心。”

Charles再一次靠回到了椅子里,“我不知道你指的是什么。”

“这个。”Wilde指了指Charles下意识在抚弄椅子扶手的手,重新扬起了笑容。“每次你撒谎的时候总喜欢摸些什么东西,我提醒过你很多次,但每次你都不记得。至少,在我面前不记得。”

Charles抬起了右手,无奈的撇了撇嘴,这个小动作进一步扩大了Wilde的笑容,但这个笑容很快又被忧愁所掩盖。

“我很高兴你总算是对什么人有兴趣了,Charles。但不行,孩子,他太危险了。趁现在还来得及……”

“我不是我父亲。”Charles平静的打断了Wilde,“我不是他,我也不会变成他。”

“你有多久没有被我猜到你的心思了,Charles?”Wilde的声音渐高,“六年?七年?但看看你现在,你甚至都没法瞒住我!Erik Lehnsherr扰乱了你,你改变原本完美无缺的计划,还将自己暴露于危险中!何况他本身就是一个威胁。”

“他是,但我会把他变成不是。”Charles毫不退缩,“以及,这个世界上不存在完美的计划,叔叔。你不能否认有他在会让我们的行动更加隐蔽,也让家族更加安全,我们需要他。”他放软了声音,“我很抱歉我没告诉您全部的事实,但您的担忧毫无必要。”他停顿了一会儿,再次倾身向前拍了拍Wilde因为激动而撑在桌子上的手。“别担心我,叔叔,我保证事情不会变成你担心的那样。我会控制住自己的,我保证。”

他们对视了一会儿,Wilde试图从Charles的眼睛里看出点儿什么,但一如既往的,他除了相信之外做不出任何其他的决定。那个会拉着他袖子的男孩已经不存在了,他早已是Xavier家族的首领。

Wilde叹了一口气,“那……就当为了家族,Charles,我希望我现在说还来得及。”

 

Erik用尽全力撞开了他面前的大门,他每迈一个步伐他的体力就流失一点儿,他必须要快。喧嚣声从身后急速靠近,Erik咬了咬牙,他不能死在这里,绝不能。

两颗子弹擦了过去,其中一颗差点儿打穿他的颈动脉,脖子上的皮肤瞬间裂开了一个口子,鲜血混合着汗水沾湿了衣领。Erik靠在墙上,慢慢调整着自己的呼吸。他知道他们找到他了,自己的气味实在是太过明显。对方有五个?六个?他数不清楚,也不知道是哪一方的人,但Erik知道现在这些都不是重点,活下去,才是。

第一个,Erik脱下了大衣甩了出去,从墙的另一边探出身,解决了被转移视线的那个。但柯尔特巨蟒的后座力让他拉伤了肩膀,操,他应该听Xavier的,这个家伙太大了。

Erik蹲下身子,从腿上抽出了备用的格洛克。他已经暴露了位置,必须移动,可他突然间动不了了,即使将重量全部压在墙上他也站不起来。

第二个,明显是一个Alpha,他的嘴里边吐着简直不能想象的下流字眼,边向Erik所在的藏身处移动。对于他来说,Erik现在简直是塞壬的化身,他会打到所有试图阻止他的人,即便是面对死亡也在所不惜。他没有死在天堂般的歌声里,他的喉咙被Erik割了开来。

Erik颤抖着趴在尸体上,他现在连移动一根手指的力气都没有了。他都分不清是因为发情的原因还是因为这个该死的,不,是已经死了的Alpha的味道太令人恶心的原因。他死死的捂住自己的嘴,将干呕的声音和感觉强压下去。每一次呼吸,不管多短多急促,涌进他肺里的空气都会让他恶心的头晕目眩。

但第三个来了,第三个人边喊叫着什么边慢慢移动了过来,他明显非常忌惮Erik,这有效的让他多活了一会儿。Erik强迫自己依靠着这具尸体撑起自己的身体,站起来,他至少要站着去死。然后他看到第三个人在他面前倒了下去。

CharlesXavier在他的身后,拧断了他的脖子。

===========================

首先,不用跳黄浦江了【滚~~~

其次,很抱歉由于我太话唠,他俩本章没有成功滚来滚去【滚~~~

最后,作者真心对不起追这文的姑娘们,我保证我已经在写第六章了。别让我滚/(ㄒoㄒ)/~~


评论 ( 22 )
热度 ( 54 )

© 霏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