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EP CALM AND CHERIK ON

萌的所有CP都是可逆不可拆!
精神CE爱好者!

坚定的反NON-CON主义者

【CE】Ein Fichtenbaum steht einsam 孤杉立高寒(现代黑帮AU,ABO)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我们不能再这样被动下去了,这算什么?Xavier家族不是任何人的走狗!议员多的去了,不缺他这一个,这个用的不顺手就换一个。我不明白为什么我们要不断和这个贪婪的吸血鬼纠缠。”

一个怒气冲冲的声音回荡在房间里,它穿过壁炉的护栏,渗透进火堆里,让火焰为之兴奋的跳跃了一下,溅出一些火星。

“行了,Vincent,这些旧黄历了。打打杀杀早就不流行了,何况那些政客什么时候变过?我们杀人他们喝血,你换多少个都是一样的。Charles知道他在做什么,是么,Charles?”

这个声音沉稳而威严,炉火稍稍收敛了一点儿自己的外焰,尽量安安稳稳的继续待在自己的位置上。房间里的其他人都看向了长桌尽头。

“就目前来看,Piers并没有触及到我们的底线,在大事上他还是很听话的。至于他提出的那些要求,我们能办到就满足他,太为难就不要理他。他是个聪明人,知道不能太过分。他要是再像这次一样,让你们任何一个人为难了,你们随时都可以来找我,我会处理的。”Charles停顿了一会儿,“谢谢您这次及时控制了场面,Vincent叔叔,没有让事情进一步恶化。我会补偿您为家族利益做出的所有牺牲和损失,Piers会为此付出代价的,我保证,但请理解不是现在。”

刚才还怒火中烧的男人立马就平静了下来,他咳了一下,掩饰自己的失态。“并不用如此,Charles,相信我。这些损失我毫不在意,我只是怕他会心太大,我并不是在抱怨,为了家族的繁荣我可以接受任何安排。”

也许是木柴快消耗殆尽的关系,炉火不再饥渴的四处乱串,连木柴爆裂的声音都小了很多。房间里安静了下来,Charles笑着站了起来,他抬起头,直视着长桌两侧所有的人。

“我想大家都知道,今时不同往日,之前我们对政治避而不谈,即使和政客有所接触也只是为了行事方便,我们从不插手政治。但现在不行了,任何事情都和政治有关。Xavier要么与时俱进,要么墨守成规。但我相信大家心中早就已经知道答案了,刚才我已经说过了,在这方面你们有任何顾虑都可以直接来找我。虽然牺牲在所难免,但就如同Vincent叔叔说的那样,Xavier家族不会是任何人的走狗。”

 

房间里彻底安静了下来,Charles走到壁炉前用火钳稍稍拨动了一下柴火,被掩盖住的还未烧透的木条让火焰又跳动了起来,火星随着柴火的翻动开始了飞舞。长桌旁的人基本都离开了,Charles知道今天远没有结束,他在等待。

“不要告诉我你从没有考虑过一劳永逸。”仍旧是那个沉稳的声音,“外人总是不如自己人顺手。”

Charles没有回头,他继续拨弄着炉火。“那您觉得谁能担此重任,Wilde叔叔?”

坐在桌旁的男人叹了一口气,“虽然我很想自欺欺人的说Xavier这个姓太惹眼了。但我知道,家里面哪怕是我们能控制的范围里,都找不到合适的人。”他踌躇了一下,看着自己侄子的背影。“Charles,你有没有考虑过……”

“恐怕远水解不了近渴,叔叔。即便我现在有孩子了,等他们长大的时间也太过漫长,我们没有那么长的时间。”

“那好,即使抛开这个,你也应该成家了。你父亲在你这个年纪的时候,你已经……”

“当”的一声,铁质的火钳敲到了壁炉的护栏上。金属的碰撞声不断的回荡在房间里,直至寂静重归于空气。

一会儿后,Charles放下了火钳,转过了身。“最近西边不太平,叔叔。还需要您多费心,交给别人我不放心。”

Wilde没有立即回答,他站起来,和Charles对视了一会儿。最终也只是点了点头,然后走了出去。房间的大门打开又合上,炉火被这阵微风吹得跳跃了两下,刚刚被翻动过的木柴滋养着火焰的生长。房间里又安静了下来,Charles抬起脚向窗边走去,他刚走了两步,身后的大门又打开了。

“夫人,您得让我先通……”

“别挡我的路……”

Charles转过身,揉了揉眉头,“没关系,Nick。”他安抚的看着明显左右为难的下属,“你出去吧,把门带上。”

闯进来的人丝毫不在意的走到了壁炉前的沙发旁,她脱下了大衣随意的丢在了椅子上。“说真的,Charles,你没有被那帮老古董烦死已经是胜利了,没必要什么都按着他们的想法来。”

Charles笑了起来,“谁都没有您的消息快,Sophia姑妈,我以为您今天能赶上家族会议的。”他走过去拿起了一团乱的大衣,抖了一抖挂在了椅背上。

“我赶上了,我已经在暖房里看了一个小时的郁金香了,你把它们照顾的真好。”

Charles叹了一口气,“他们对于您连续半年缺席家族会议感到很恼火,我知道您烦透了他们,但一直这样会让他们误会您的动机的。”

Sophia走上前两步,她伸手抚上Charles的脸颊,她的手冰凉而僵直。“我有说过你有多像你父亲么?”

Charles没有闪躲,他偏了偏头,“每一次,Sophia姑妈,每一次。”

她看了一会儿,收起了手,“告诉那帮老家伙们,我下个月会出现的。以及,刚刚我遇到Wilde了,他还是一如既往的让人恶心。”她重新拿起了外套和包,“你做的很好,Charles,你父亲会为你感到骄傲的。这次我会待一段时间,不会给你惹麻烦的,我保证。”她眨了一下眼睛,转身准备出去。

“Edward还好么?”Charles对着Sophia的背影问道。

Sophia的脚步顿了一下,她没有回头,一会儿后,“他很好,Charles,医生说他的治疗进展的不错。”她的声音很平静,不再如刚才那般热情洋溢爱憎分明。“至少他现在不会认为自己是梵高了。”

“很高兴听到这个,如果您需要时间多陪陪他的话,我可以……”

“不用!”

炉火再次翻腾了起来,房间里开始回荡木柴爆裂的“噼啪”声。寂静又一次回来了,Charles并没有对如此干脆利落的拒绝表示出丝毫的惊讶。一会儿后,他移开了自己的目光。

“Edward的事情急不来,姑妈,也请您自己保重身体。”

Sophia没有再回答,她重新迈开了脚步,当她走到门边的时候,她忍不住回过了头。她看到Charles仍旧站在刚才的位置,炉火照耀在他的身上,她张了张嘴,最终什么都没有说出口,她推开了门。“Tal padre, tal figlio.*”

 

Charles在Sophia刚刚关上门之后就动了起来,他快步走到门口,伸手“咔嗒”一下锁上门。然后他转过身走回去,绕过了长桌,停在了离窗前有一段距离的地方。

“很高兴看起来你想给我一个惊喜,可有的时候惊喜带来的结果并不尽如人意,你最好在第三小队巡逻过来之前进来,Erik。”

他的声音很放松,甚至带了一些调侃。房间里继续很安静,窗外更加没有丝毫动静。Charles非常耐心的等待着,一会儿后,窗户动了一下。窗帘被晚风拂过,飘到了Charles的面前,白色的尾端轻轻的扫过了他的肩膀。

“这并不能算是惊喜,Xavier,我只不过礼尚往来。”

随着白色窗帘的摆动,一个人影出现在了这团白色织物包裹的空间里。他翻过窗户的动作快速而利落,但他走进房间的动作却小心而谨慎。窗帘继续随着一阵阵的晚风飘动着,Charles首先透过窗帘掀起的空隙看到的是Erik的眼睛。他们对视了一会儿,谁都没有动。随即Charles微微皱了一下眉头。

“你受伤了?”这是本该是一句问句,但从Charles的嘴里说出来却更像肯定句。

Erik仍然没有动,但惊讶已经表现在了他的脸上,不过很快他就控制好了自己的表情。“这里的安全措施实在是太糟糕了,Xavier,你能活到现在简直是个奇迹。这座宅子里唯一能伤害到我的东西估计就只有那些防爬护栏。”他向前走了两步,拨开了挡在他们之间的窗帘。“你放心,这点儿血不会毁了你的地毯的。”

这次换Charles没有动了,他任由Erik缩短了他们之间的距离。他的目光在后者的身上扫视了一圈,最终固定在Erik的右手臂上,那里明显被划开了一道口子,鲜血随着衣服的纹路蔓延了开来。空气里的血腥味比刚才更浓了一点儿。Charles看了一会儿,然后移开了视线,他刚抬起自己的右腿,就看到那把熟悉的左轮手枪对准了他。

“说真的,Erik,你是不是准备把她送给我?我知道她很漂亮,但说实话,我用不惯这种大家伙。所以,谢谢,你还是自己留着吧。”Charles摊了摊手,有些无奈。

“收起你这种做派,Xavier,它对我没有效果。我没有那么蠢,会再上一次当。”Erik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夹带着这个冬天里最冷的寒风。

Charles挑了挑眉毛,他退后了两步。“很抱歉我给你留下了坏印象,我只是想关个窗户而已。介于你肯定不会背对我,所以,为了避免我们两个都着凉,我觉得我还是关上窗户比较好。”

Erik没有丝毫的动摇,从他的人到他的手。Erik在思考,他一向认为自己可以看穿所有人的企图,事实也确实是这样,他从没有失手过。但每一次,每一次当他面对这个男人的时候,他总会有所犹豫,即使他内心清楚的知道这个男人有多擅长伪装。

房间里只回荡着风声,和炉火东倒西歪偶尔发出的爆裂声。Charles仍然非常耐心的等待着,其实关不关窗户根本无关紧要,他只是喜欢这种感觉,这种看着Erik为了做出与自己有关的决定而左右为难的感觉。

当炉火几乎要被这寒冷的晚风所掩埋的时候,Erik终于有所回应了。他向前走了两步,枪口仍旧稳稳的对准了Charles的心脏。然后他面对着Charles,小心的往右移动了两步,绕过了窗前的书桌,最终停在了书桌的另一头。

“别耍花样,Xavier,我知道怎么在五分钟里杀了你然后安安全全的再走出去。别像上次那样企图再耍我一次。”

Charles随意的举起了自己的双手,同样面对着Erik开始了移动。比起Erik的警觉,他显得非常的放松,好像被一把.45口径的手枪指着的人不是他一样。他走到了窗户前,拨开窗帘,探出身子拉住了窗户的把手,当他关上窗户的那一瞬间,第三小队的脚步声穿了过来。

紧闭的窗户隔绝了寒冷和风声,整个房间又安静了下来。Charles拉好窗帘,转过了身,向前走了一步,他刚刚弯腰伸手搭上书桌左侧第一个抽屉的把手,就不得不抬起了身子。柯尔特巨蟒漆黑的枪管正抵在他的下巴上。

“我说了,Xavier,别想耍我第二次,看起来你和那些蠢货一样不长记性。”

Erik几乎在一秒钟内就移动了过来,他灵巧的跳过桌子,一只脚毫不在意的踩在书桌前的椅子上保持平衡。他居高临下的看着Charles,后者湛蓝色的眼睛里没有流露出丝毫的恐惧,反而在他被迫抬高的脸上一个可以蛊惑任何人的微笑绽放了开来。

“啧,听到你这样说真是太遗憾了,Erik。我以为你主动来找我是因为你终于意识到了我的特别之处。看起来你还是没有感受到我的诚意,我的朋友。你难道一点儿都不感激四天前那场‘意外’么?在我看来它几乎救了你的命。”

Charles的脖子完全露了出来,他的喉结随着他每一个发音而上下滚动着,声带的震动通过枪管传递到了Erik的手里。后者的手被这些细小的震动搞的有些痒,但Erik忽略了它们。

“我没有叫你帮我!再说了,难道不是你靠着我找到了那间仓库,然后顺势烧掉了Shaw起码一半的存货么?”Erik扬了扬枪口,Charles白暂的皮肤已经被枪口抵出了一道红痕。

“你看,Erik,这不正是你需要的么?我们有着共同的利益,我们可以合作无间。我为我上次的失态道歉,我的朋友,我保证那不会再发生了。但就像我上次说的那样,我们应该相互尊重。”Charles的声音因为声带的拉扯显得有些沙哑,但却丝毫没有影响他话语里的说服力。可抵在他下巴上的枪口没有放松,Charles叹了一口气。“你受伤了,那些防爬网的铁钩肯定都生锈了,我这里有药箱,就在第二个抽屉里。”

Erik的嘴唇抿的很紧,他其实有些惊讶于自己对Xavier的戒心为何会如此之重。他一般不这样,因为即使偶尔他判断失误了,他也可以在最短的时间里反败为胜。但对着Charles Xavier,他总是缺乏这方面的信心。他几乎不敢对着他冒险。

“收起你不必要的关心,Xavier,五分钟之内我们就可以谈完。你还是把这些关心留给你的家族吧。家里人多也挺烦恼的,是么?”

Erik刚说完这句话,他就有些后悔了,虽然他不想承认。对方的目光在一瞬间击穿了他的心脏,几乎让他握枪的右手抖了一下。Erik的呼吸没有理由的有些加快,似乎房间里的氧气都被炉火烧光了。他又回到了那天晚上,即使这次他的喉咙没有被扼住,即使这次他的枪口还牢牢抵在Charles的下巴上。

“我提醒过你,Erik,不要妄图靠猜测和道听途说来的东西随意揣测我的家族。”

Charles的声音不大,却似乎凝结了空气。炉火最终没有坚持下来,悄无声息的隐没在一堆炭化的木头里,只有升起的一道烟雾证明它曾经的存在。房间的温度随着唯一热源的消失渐渐冷了下来,尤其是Erik的右手,随着伤口里不断渗出的鲜血,紧绷的肌肉开始变得麻木,随之而来的是从指间开始蔓延的刺痛。

就在Erik开始盘算下一步该怎么走的时候,Charles又让他再次猝不及防。后者无视黑洞洞的枪口,和Erik开始有些摇晃的手臂,把自己的下巴从枪口上移了开来,然后他弯下腰,再次把手伸向了抽屉。Erik被他这个动作搞的不知道是应该为他无视自己的威胁感到怒火中烧,还是应该为他这种几乎是愚蠢到不可救药的行为放声大笑。反正等Erik反应过来的时候,Charles已经打开了急救包,他抬起头看着站在桌子上踏在椅子上的Erik,然后他继续无视枪口,对着Erik伸出了自己的手。

“我知道你的左手其实比右手还要厉害,你可以换一只手。但你的伤口真的不能再等了,五分钟我就能处理好它,我们可以边处理边谈。”

Erik再也没法控制自己的表情了,他眨了眨眼睛,目瞪口呆的看着又是在一秒内就变换了脸色的Charles。多年后他重新回想起来,仍然想一枪打死那个时候的自己,因为他竟然真的把枪换了一个手,然后任由Charles卷起了他的袖子。

 

注1:意大利谚语,有其父必有其子


首先,抱歉这篇文更新的这么慢,我尽量调整一下状态,找回之前几个月的更新速度。

然后,我终于忍不住开始疯狂埋梗了!也是为了给我完结增加一点儿压力。

最后,为了这章不把Erik写丢了,我毫无意外的开始爆字数了!


评论 ( 26 )
热度 ( 64 )

© 霏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