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EP CALM AND CHERIK ON

萌的所有CP都是可逆不可拆!
精神CE爱好者!

坚定的反NON-CON主义者

【EC】200天(AU、无能力)四更

Day40

Charles目不转睛的看着自己面前的评审报告,他已经一动不动望了整整半个小时了。所以完全可以预见到,他其实是在发呆。

Hank抬头看看他,犹豫了一下。“Charles,Charles!”

“我没聋,也没有在发呆,Hank!写你自己的论文。”Charles头都没抬,他继续维持着这个姿势。

“可你已经半个小时没有翻页了。”

“写!你!的!论!文!去!”

Charles瞟了一眼迅速低头开始专注论文的Hank,在心里叹了一口气。13天了,自从那个该死的醉酒之夜后已经过了13天了,。他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不记得什么时候喝醉的,也不记得怎么回到的公寓。唯一可以确定的是Erik送他回来的,这点在他从第二天是在Erik的床上醒过来的就完全可以判断出来了。Charles还记得宿醉让他的头,疼的像有人在脑子里跳踢踏舞,当他醒过来的时候他整个人都被柔软的被子和枕头所包围,床头柜上还非常体贴的有一杯水。一开始Charles以为Hank终于学会怎么照顾别人了,但当他喝到第二口的时候才发现这不是他的公寓,也不是Hank的。

于是他几乎是以百米的速度从床上跳了下来,开始疯狂的检查自己是不是少了什么。最终他在客厅的茶几上看到了Erik的留言。他因为之前的项目出了紧急的事情不得不连夜离开,他将公寓的钥匙留了下来,并为自己在聚会上的迟到向Charles道歉。

想到这里Charles悄悄拿出了这张便签,Erik的字如同他的人一样苍劲有力,每一个笔锋都透出他坚毅的性格。Charles又悄悄的小心的收了起来,好吧,也许等Erik回来后他可以登门感谢他邻居的友好。

 

Erik目不转睛的看着自己面前的手机,他已经盯着这个方块看了快一个小时了。

“得了,别看了。你不会打的。”一如既往讨人厌的左脑,为什么逻辑是交给它处理。“你最近越来越会撒谎了,向教务处骗取Charles的电话时的勇气呢?承认吧,你连亲他的胆子都没有,别说打电话了。”

“他这是不乘人之危,是绅士的表现。”右脑,总是令他感到愉悦,情感给它太对了。

“噗,Charles醉成那个样子,你指望他记得你绅士吗?全天下最愚蠢最不会把握机会的人就算你了,以及,不要混淆概念。我在批评他不敢打电话。”还是那句话,为什么逻辑要交给左脑。Erik感觉到右脑再次被打败了,因为他就是不敢打电话。

“你可以的,Erik。你已经拿到他的电话了,拿起来,拨过去,随便说点儿什么。比如你公寓里一切都好么?有没有着火、漏水、被窃、坍塌之类的话。”Erik觉得右脑还是不要出主意的好。

Erik并非从今天开始才想着打电话,他想Charles都快想疯了,虽然他俩之间什么都没有,但他早就没法保持之前半年的那种心态了。这种毫无反馈或者发泄之处的思念在前几天都被他靠着没日没夜的工作躲过去了,可今天他没法再逃避了,紧急事件已经被处理完毕,他也许后天就能飞回去了。想到这里Erik再次诅咒了一下自己的前老板,明明他可以乘着Charles醒过来的第二天和他增进感情的,结果他不得不将心上人丢在床上连夜离开他在城市。即便Erik除了看着Charles睡觉之外什么都没法做,可对他来说这已经足够了。

Erik叹了口气,将注意力从手机上移开。好吧,也许后天回去后再和Charles增进感情的选项也可以接受。但刚等他站起来,Erik的手机就开始震动了起来,硕大的CHARLES开始在屏幕上跳动。

 

Day42

Erik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慢慢的吐出来,他小心的维持着自己的表情,抬手礼貌而快速的敲了两下门。三秒后,门被打开了。

“Erik!你回来了,哦,抱歉,你当然回来了,你说过的。”Charles湛蓝色的眼睛里闪现出的光芒几乎让Erik差点儿抱着他把自己这半年多来的所有感情都诉说殆尽。

“Erik?我的朋友,你没事吧?”Charles的眼睛里又出现了担忧。

“他是在为我担忧,这太美妙了。”Erik心里想着。

Charles已经开始接受Erik动不动就盯着人看的习惯了,也许这真的只是个习惯而已。而且说实话,每次当Erik这样看着他的时候,Charles总会没有理由的感到愉悦。这个他死都不能告诉Raven,不然他的妹妹会直接飞过来把他押入医院看精神科的。

“咳咳,我想,你一定很累了,Erik。”Charles咳了两下,挥开了自己脑内的想法。“我太疏忽了,你刚出差回来,还让你一直站着。”Charles说到这里犹豫了一下,他咬了咬自己的嘴唇,“你想进来坐会儿么?我把钥匙还给……”

“当然!”Erik几乎在这个邀请还没结束的时候就答应了,就如同他答应去参加那个聚会一样。“额……我的意思是,非常感谢,Charles,如果不是太打扰的话。”

 

Erik坐在沙发上,面前放着一杯水,他的脑子在唱歌。他侧了侧身子,看向在厨房的Charles。“这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Erik!不要再搞砸了!”一会儿后,Erik迅速摆正自己的身体,他坐的姿势好像屁股下面是成排的钢钉。

“谢谢你,Erik。”Charles边说边从厨房走了出来,“抱歉需要跑到你的公寓里拿东西,但我的锅子在上次的厨房事件中阵亡了,我还没来得及买新的。非常感谢你借我这个。”

“我很荣幸,它有用处了,我不怎么自己做饭。”Erik差点儿咬掉自己的舌头,太好了,第一句话就暴露你是一个毫无生活质量的蠢货。

但令人意外的,Charles笑了起来,“真遗憾听到这个,总吃外卖对身体可不好。你该对自己好点儿,我的朋友,至少对你的大脑要好点儿,学校可喜欢它了。”

以Erik的判断,这也许是一句玩笑,朋友之间会开的那种。但他真的不确定自己应该露出几级的笑容,Emma总说他的笑会吓跑别人。可还没等Erik做出回应,Charles眼睛里的笑意就不见了,他似乎有些犹豫,因为他又咬嘴唇了。

“抱歉,我不是那个意思,Erik。你的大脑很棒,但除了它,你更棒。”Charles的声音透出一些焦躁,但Erik没法管了,因为他几乎将自己的牙齿都笑脱了出来。

 

“再次谢谢你,Erik,借我平底锅还照顾喝醉的我。”他们现在又如同半小时前一样,站在了Charles公寓的门口,只不过这次是道别。Charles今晚第三次咬了下嘴唇,这让一直小心保持自己视线范围的Erik有些控制不住自己了。“我想,为了表示感谢,也许你可以到我这里来吃晚饭。当然如果你想的话。”

Erik几乎花光了自己所有的自制力,才没有立即将“当然”两个字砸到Charles的脸上。他数了两秒,然后尽量露出得体的表情。“我想,我很愿意,Charles。这是我的荣幸。”

然后Erik再次看到了美景,愉悦舒心的笑容在Charles的脸上绽放。“那真是太好了,现在,快回去休息吧。你一定累极了。”

两分钟后,Erik一手提着自己的行李一手拿着一只平底锅,在自己公寓的门口笑的像个杀人狂一样。庆幸他现在是背对着Charles的公寓大门,走廊里也没有其他人。于是Erik得以保持着这个笑容直到他睡着。


评论 ( 7 )
热度 ( 53 )

© 霏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