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EP CALM AND CHERIK ON

萌的所有CP都是可逆不可拆!
精神CE爱好者!

坚定的反NON-CON主义者

【CEC】STAY WITH ME(无能力,DOM!CHARLES/SUB!ERIK) 1-6

这文随缘已经完结了……番外在写ing,不太玩LOFTER,刚刚开始学起来23333~~~


1.

ERIKLENSHERR已经有五分钟没有说话了,在某些情况下他不说话比说话更加具有威慑力,他明显知道这点,也利用的很好。当然,作为一家钢铁业巨头的CEO,懂得如何运用自己的优势应该是一项天生的技能。但事事并不总是尽如人意,眼前这位女士似乎完全没有受到ERIK眼神威慑的攻击,已经开始修补有些不均匀的唇膏了。

“这是什么?EMMA!”一如既往的,在非工作问题上让步的永远是他。

“ERIK,我觉得你还没有老到需要眼镜的年纪,你已经盯着它看了五分钟了,你知道他是什么。”EMMA头也不抬的回答了他。

“我知道它!是!什!么!请问是什么让你觉得我会需要它!”ERIK觉得自己听上去肯定很吓人,当然看上去也是。但又一次的,这明显对EMMA没有什么影响。

“哦!为了拯救你可怜的性生活。“EMMA总算是舍得在说话间隙对ERIK投去一眼,但这明显加剧了他的怒火。

“非常感谢!你真是太贴心了!EMMA!但我的性生活既不需要拯救也不需要你关心。现在,带上这玩意儿和你自己快从我的办公室滚出去!我还有工作。“ERIK下达了明确的逐客令,这一般表示事情已经糟糕到他不想和你计较了。

“我也有,亲爱的。作为公司股东以及日常运营处主管,我觉得确保公司CEO能够正常工作就是我的工作。但是看看你,你简直就像要吃人一样,虽然你长得就像一条鲨鱼,但这不代表你面对WEST企业的财务总监就可以把人吓得屁滚尿流!你以前不这样,ERIK。他们是客户!客户!你知道客户两个字怎么写。就算对方是个混蛋,你也不能把你那骚的八百里外都能闻到的DOM气息散发出来吓人!昨天我都快以为你要当场上了那个娘娘腔了。”EMMA停下了手上的动作,站了起来。走到门口后回头再次以警告的口吻说道:“ERIK,你知道问题在哪里,作为同事我知道你有多专业。作为朋友,亲爱的,我觉得是时候向前看了。试试总不会有坏处,对不?明天是周末,公司缺了你不会倒闭的,你要有信心。时间是晚上六点,不要迟到了。”

EMMA体贴的带上了办公室的门,ERIK再次看向桌上那封印有花体字的邀请函,纽约傍晚的夕阳余晖透过全景玻璃撒到了上面,“SPIRIT”是这上面仅有的字。ERIK站了起来拿上了自己的外套,“试试总不会有坏处”他将这张薄薄的纸收进了口袋。

 

2.

“SPIRIT”位于纽约近郊的一座私人庄园里,ERIK从来不做没有准备的事情,但今天似乎有些困难,他查不到这座庄园主人的任何信息。在上流社会的窃窃私语中,这座庄园就好像一个显而易见的八卦谈资,人们愿意谈论它和它的主人,因为没人真正了解他们。ERIK在六点准时踏入了会所的大门,他没有兴趣像别人一样因为一点儿愚蠢的好奇心就提早一个小时到只为了探听到点儿不找边际的八卦。侍者把他带到了一个独立的小房间里,“准备好后请您按铃叫我,先生。”侍者离开后,ERIK打量了一下,房间不大,但是装饰的很典雅,看起来主人不喜奢华。房间的正中有一面巨大的镜子,镜前有一排面具。当然,介于这次聚会的性质,私密是最基本的条件。ERIK挑了一个纯白色的半面具,戴好后看到房间的指针指向了六点十分,他按下了召唤铃。几秒后房间门就被打开了,同一个侍者示意ERIK跟着他走,ERIK跟着侍者穿过了中庭,转过第二个弯后他看见一扇巨大的门,他们刚走过转口,门就像有感应一样被人从里面拉了开来。

ERIK要收回前面他对这里主人的印象,门内的大厅用奢华都不足以形容,巨大的水晶吊灯将整个大厅都照耀的亮如白昼。大厅中人们三三两两互相聚在一起交流,ERIK拿了一杯酒站到了大厅最南的位置上,这个角度可以看到大厅中绝大多数的人,大门也净收眼底。来参加聚会的人比他想象的要多,很明显有些人不是第一次来了,ERIK才喝到第二口酒,就看到一个男性,非常明显的DOM已经将一个可怜的毫无反抗资本的男性SUB逼到吧台角落里了。没有人上前阻止或者帮忙,似乎这是自然界里最正常不过的现象。“愚蠢的直观分类”ERIK在心里为自己会被EMMA说动而默哀,她算是一个朋友,但自己竟然愚蠢的相信一个给上流社会提供乱交便利的聚会能够对自己有帮助。ERIK才在这个大厅待了十分钟,他就看到起码三对原本互相不认识的D/S进入了与大厅相连的小房间内。他在心里叹了一口气,准备向大厅门口走去。

“你觉得很无聊是么?”一个声音突然出现在他左侧,ERIK都没发现他是什么时候站在他身边的。他回头,首先看到的是一双眼睛。这双眼睛,天哪!ERIK在心里想,蓝色珊瑚礁和荧光海滩都不能与这双眼睛相比。就算是面具也无法阻挡他发出的光彩。“对不起,我太过唐突了。”来者给了ERIK一个优雅的道歉,于是ERIK又看到了他的嘴唇。EMMA!你是一个真正的朋友。

 

3.

“哦,并不。是我走神了。抱歉!”ERIK迅速找回了自己的思想。对方看上去没有任何攻击性,也不强势。ERIK从来不妄下结论,但怎么说,这个眼睛漂亮的过分的矮个子男性从头到尾都不像一个DOM。就像他从头到尾都不像一个SUB一样。愚蠢的直观分类!!!ERIK内心叹了到目前为止的第二口气。

“我的朋友,很少有人能在这种场合想心事,不是么?除非这里没有你想要的。”对方一点儿都没受到ERIK心理活动的影响。

他优雅的抿了一口酒,ERIK该死的就是不能把自己的眼光从他的嘴唇上挪开。ERIK为了掩饰自己不得不也跟着抿了一口酒。接着他就非常非常不优雅的差点儿把酒吐出来。因为对方直接颠起了脚,凑到他耳朵边用气声说了一句:“你觉得我怎么样?我的朋友。”酒的香气混合着湿漉漉的语音直接绕过了所有感官直冲大脑。

ERIK不是没有遇到过主动的SUB,说实话,他以前也尝试过参加这种聚会,他总能在其他DOM嫉妒仇恨的眼光中带走全场中最突出的SUB。他已经能感受到来自周围起码三四道不友好的目光了,从对方主动来攀谈开始。ERIK很快再一次的调整了自己,很少有人需要自己在那么短时间内连续调整。ERIK将其归咎于他今晚不够集中的注意力。他稍稍退后了一点儿,用那种大家都知道的DOM的眼光打量对方,好像他刚刚没正眼看过一样。对方还是维持着优雅的微笑,大大方方的让他看,ERIK心里犹豫了一下。天知道!要是以前他从来不这样,肯定是EMMA那可笑的把他骗来的理由太过荒唐从而影响了他。

“为什么不呢?”ERIK探身以同样的方式在对方耳边说道:“没什么人能拒绝这样一双眼睛是么?”

“哦!我的朋友,我敢保证,我的眼睛绝不是你在我身上能看到的最漂亮的东西。”对方的轻笑有些惹恼ERIK,他感觉自己不是捕食者而是猎物,这不是ERIK喜欢的感觉,不管他内心是多么的渴望。

 

4.

对方带领ERIK走向了大厅侧边的一扇小门,他熟门熟路的带领路线让跟着身后的ERIK在面具后挑了下眉毛。

“看来你很熟悉这里。”ERIK还是没有忍住。

“我的朋友,你无须嫉妒。”对方回过身,还是带着令人恼火又赏心悦目的笑意说道:“这里是一个很难让人忘记的地方。请进。”他推开了一扇门。

ERIK走进了这个房间,首先呈现在他眼前的是一个巨大的落地窗,这是一个采光非常良好的房间。然后他往左看去,一个看着就十分柔软的床,房间的右侧有一个四人座的沙发,整个房间都被铺上了厚厚的羊毛地毯。唯一让他惊讶的是沙发后的一面硕大的镜子,以及除了这些之外一无所有的房间。这与他以前看到的,为了这种聚会准备的房间不太一样,他有些困惑。

ERIK听见门锁在身后锁上的声音,他刚刚回过头,就感觉自己的嘴唇撞上了一个柔软的东西。哦!这真是一个大胆到让人恼火的SUB!ERIK只适应了两秒钟,就立马开始了反击。他以前从来不知道有人可以用舌头打架,他鼻尖充斥着马提尼的味道,下颚因为强力的吮吸而发酸,舌头已经开始发麻,就如同他的腿。当他们终于分开的时候,ERIK发现他的领带已经在对方的手上了,这事以前从未发生。然后,更令人震惊的事情发生了,ERIK发现他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对方压在了沙发里,而这个大胆漂亮的SUB,一个需要驯服的SUB就跨坐在他身上。

“看来你是一个很有挑战对象。”ERIK在面具后挑了下眉毛,用尽量平静的语气说道。毕竟这很难,不论是因为刚刚的激烈亲吻还是他竟然在此之间毫无防备的被压倒在了沙发里。对方看着并不比自己好多少,ERIK只能这样安慰自己。然后,他听到了一句改变他人生的话。

“你隐藏的太久了,我的朋友!久到已经不知道自己到底需要的是什么,我能帮你重新寻找到。”对方不顾ERIK瞬间变得有些恐怖的眼神,又扬起了他的嘴角继续道:“我叫CHARLES。”

ERIK不知道自己在面具后的表情是怎么样的,但是他肯定这要比他以前所有被EMMA誉为变态杀人犯的表情还要恐怖。但是CHARLES,哦!当然,这个似乎知道他秘密的人,他现在敢肯定这人是个该死的!彻彻底底的DOM!一点儿都没被他吓到。ERIK看到他抬起了自己的手,慢慢摘下了自己脸上的面具。上帝啊!ERIK在心里做最后的哀鸣,他知道自己已无逃脱的可能。

在很多年后,ERIK有时候会无理由的突然回忆起这个夜晚,他想过,要是当初他没有走进这个房间,他的生活是否还会是这样。然后他开始嘲笑自己的假设,那是CHARLES,他绝无逃脱的可能。

 

5.

“隐藏不是痛苦的事情,假装才是。为了,怎么说,那些人愚蠢的刻板印象来假装自己简直是对自我的精神虐待。”CHARLES用手指摩挲着ERIK的下巴线条,就好像他已经抚摸过无数次一样。ERIK有一瞬间担心CHARLES会摘下他的面具,但是他没有。

“看起来你是一个心理医生。”ERIK再一次的,当然他已经开始习惯了,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绪,让他在被人戳穿最大秘密的情况下,听起来不会太过于示弱。

“哦!你看!不管我是不是一个心理医生,你总是那么具有防御性,这一点儿都不难看出来。这对一个SUB来说,可不是一件好事。”CHARLES似乎迷上了研究ERIK下颚的线条,嘴唇紧跟着手指在ERIK的下巴上滑动。天知道他是怎么在这样的情况下说出完整的句子来的。

“刚刚是谁在说那些人愚蠢的刻板印象来的,要是你喜欢柔软的SUB,我相信外面有很多都愿意跟你走,只要你看一眼。”ERIK仍然维持着他冷静的语气,尽管这真的非常难,CHARLES的手指和嘴唇太能让人分心。

不意外的,CHARLES在听到ERIK的回击后,闷笑了起来。“他笑起来真好听”,ERIK心里默默的想着。“我把这当恭维,我的朋友。不过我喜欢尝试不一样的东西,试试总不会有坏处不是吗?”CHARLES收敛了笑意,抬起头看着被他压在身下,只要想就可以挣脱的ERIK,直直地望进了对方的眼睛里。有一瞬间,ERIK觉得他能读到自己的心,能看到他内心的渴望和挣扎,能感受到他就快要放弃的希望,能够带他走出自己无法走出的深渊。“这都是因为他的眼睛太漂亮了了”,ERIK想着,他想要起身,再一次的,他选择了逃脱。他不能冒险,不能。与内心的渴望相比,被黑暗无助背叛笼罩才是他真正恐惧的。他无法做一个真正的SUB,永远不能,这世上没有一个DOM能够接受这点。他不该踏入这个房间,他早就有过预感的。ERIK移开了视线,他刚刚抬起了右手想要起身,就被CHARLES的膝盖顶了回去,他的手甚至都还没有撑到沙发。他有些惊讶,CHARLES还是用那种眼神看着他,这让ERIK莫名其妙的感到怒意从生。“你不了解我!不了解!别用你似乎知道一切的眼神看着我,人们永远会转身离开,在他们知道真相的时候!不管在那之前他们会说的多么好听。”ERIK在内心咆哮,他都不记得上一次自己这样失控是什么时候了。

 

6. 

“我需要起身,先生。如果你不介意的话。”ERIK已经平静,刚刚的一切只是在突然袭击下的暂时失守,他已经整理好了自己,缩回了躯壳中。不管别人会觉得这有多悲哀,这是他唯一拥有的了。

“不。”简短的回答,停顿了一下,接着说道:“是CHARLES,不是先生。”

“这没有区别,在这种环境下,我相信没有区别。”ERIK决定要是这个叫CHARLES,或者随便什么的,没人会在这里给别人真名,再不在五秒钟后让他起来,他就把他掀翻在地上。就算他有再漂亮的眼睛也不能阻止他这样做。

还没等ERIK想完,那个刚刚坚决简短说出“不”的人,已经起身放开了他。骤然失去重量的ERIK还在沙发上反应了两秒。ERIK看着对方慢慢悠悠的走向了靠窗的一个桌子,取过了放在上面的一瓶酒和两个杯子,又慢慢悠悠的走了回来,好像一点儿也不担心ERIK会走一样。

“我不认为你是一个懦弱的人,我的朋友。”CHARLES边倒酒边说着。

“我不是。”他确实不是,一个懦弱的人不可能从贫民窟的孩子变成一个钢铁集团的CEO。

“那你为什么不敢直面你内心的欲望呢?你已经踏入了这里,我相信不是第一次了,这种场合。但你从来没真正下定决心过,即使你那么喜欢我。”CHARLES开始倒第二杯酒,如果不是他嘴上说的话,ERIK会以为他在和已经谈成功生意的商业伙伴庆祝。

ERIK很少词穷,介于他的工作就是否定很多人然后决定很多事。但是现在突然发现自己没话讲了,因为对方简直厚颜无耻。“即使你那么喜欢我。”这算什么简单粗暴的结论,他承认CHARLES很有魅力,可是自己没有那么喜欢他!只是有点儿!有点儿而已。但就这一点儿就足以让他在没有任何阻拦的情况下,没有选择摔门而出,而是接过CHARLES递过来的酒杯。然后看着他的食指沿着自己的食指从指根慢慢划到了指尖。感谢上帝!他没有把杯子砸到地上。然后他突然意识到,他完全忽略了“即使你那么喜欢我”前面的那一段话。当他想指责CHARLES在对他妄下评断的时候,对方已经开始了第二回合。

在ERIK还在组织反击的时候,CHARLES已经放下了酒杯,向他走了过来。ERIK反射性的抬头看着他,他有一瞬间甚至觉得对方想用强的,然后被自己的想法逗乐了。即使除开DOM与SUB的属性,CHARLES在生理上绝不是自己的对手。这个想法有些反射到他的脸上,ERIK的眼神里带了一点儿戏谑,他已准备好了反击,但话还未出口,CHARLES再一次让他一败涂地。CHARLES在他面前跪了下来。

他跪的太优雅了,好像他不是面对一个陌生人,而是作为一个受封的爵士面对他的王。ERIK被今天晚上连续几次具有冲击力的情感砸的有些晕头转向,即使他的意志在最短时间内已经竖起了堡垒,但仓促中高铸的围墙早已埋下太多的脆弱。CHARLES执起了他的手,ERIK完全没有反抗的余地,他看着他慢慢凑近自己,在自己的手上印下一个轻柔的,完全不同于刚才的吻。再一次的,用他那湿漉漉的语调说:“请相信我,我的朋友。我与众不同,就如同于你。我值得冒险,就如同于你。”


评论 ( 6 )
热度 ( 29 )

© 霏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