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EP CALM AND CHERIK ON

萌的所有CP都是可逆不可拆!
精神CE爱好者!

坚定的反NON-CON主义者

【EC】Infrared红外线(杀手E/教父C)中

来!请大家跟着我一起念——打脸!啪啪啪!

是的,话痨的我毫无悬念的让这文变成了上中下三部分。呵呵哒……

以及,会有肉的,我保证我发誓!大家不要抛弃我……哭泣!

Erik跌跌撞撞的从一扇铁门上跳下来,左脚软了一下,整个人撞在了墙上。左肩膀上的枪伤疼的几乎像是要把手臂生生从他的身体上扯下来。但现在这都不是最紧要的,失血让Erik整个人都有些迷糊,他太大意了!他不是第一次遇到想要干掉他的雇主,但连五分钟都不愿意等,直接在狙击点埋伏的黄雀还真是不多。Erik深吸两口气,尽量迫使自己保持清醒,追兵已经甩掉了一大半,他只需要撑到走到自己信任的地下医院就可以了。他试着站直身体,走了两步,一颗子弹瞬间击碎了他耳边的砖瓦。长年累月的应激反应让Erik用最快的速度趴在了地上,肾上腺素与求生欲支撑着他滚了两圈躲到了一个暗角。追兵的脚步声由远及近,他没有时间了。就在Erik决定放手一搏时,引擎的轰鸣声从巷子后方的小路上传来,一个急转弯后拖着长长的刹车印停在了巷子口。车窗降了一点儿,只露出后座上来人的一双眼睛,Erik在下一秒毫不犹豫的往黑色的SUV跑去。车门迅速打开,当Erik刚刚摔进车里,发动机已经带着轮胎的青烟已最快的速度绝尘而去。

车子开得很快,也并不平稳,好几个急转弯让没来得及坐稳的Erik在真皮包裹的后座上撞了几下,伤口的疼痛感让他几乎要咬碎后槽牙。

“我猜,”Erik短促的呼吸让他的声音有些变调,“我这次要欠你洗车费了,Charles。”

Charles没有说话,他解下领带迅速绑在了Erik的伤口上,后者疼的撕了撕牙齿,换来的是前者更重的捆绑。

“闭嘴。”Charles知道光是领带根本就不够,他拼命用手捂住Erik肩膀上的黑洞,沉着脸看着迅速在座位上聚集起的红色液体。Erik的脸色已经开始发灰,他咬了咬嘴唇打开对讲机,几乎是强压着喉咙才能冷静的命令司机再开快点儿。

车子已经提速到了极限,急促的鸣笛声与急刹后轮胎尖锐的摩擦声不断敲打在Charles的心上,他几乎要打开对讲机开始怒吼了。一个冰凉的触感攀附上他的手背,与他手心里粘稠滚烫的血液形成了鲜明的对比。Charles抖了一下,迅速回过头,瘫在后座上的Erik对着他弯了弯嘴角。

“我猜……”他努力吞咽了下,大量的失血同时让Erik整个人都处于脱水中。“上……一次,你……根本不知道……”

“别说话,Erik。”Charles单膝跪在后座上,仍由鲜血浸湿自己昂贵的衣物。“马上就到了。”

Erik摇摇头,“别……傻了。”他的手离开Charles的手背,往前伸了伸,后者立即靠了过来。“十年前……你根本,根本不知道我……是来干什么的……对么?”

Erik的手冷的像冰,几乎要把Charles的眼泪冻住了。Erik吃力的喘了两口气,“那么……天真,真不知道……你怎么……活下来的。”他的手抖着划过Charles留在脸颊上的泪痕,“下次,再有人……躲在你的衣……柜里流血,别再,别再烂好心了。”

Charles抖的比Erik还要厉害,他所有的能言善辩与运筹帷幄都不见了,他用尽全身的力气去捂那个伤口,但鲜血还是源源不断的带着Erik仅有的生命力往外涌。

“傻瓜!”Charles硬生生要把自己眼泪逼回去,“蠢成你这样才会真的以为我不知道。不和你周旋,你用藏在鞋盒底下的刀子捅我怎么办。”

Erik真心实意的笑了起来,第一次接任务去杀人,单枪匹马的闯进去准备硬干,结果直接被好好的教做人了一番。想想那个时候,是多傻。还好遇到了Charles,比他更傻。

笑声没有持续几秒,Erik的眼皮越来越沉。Charles终于忍不住了,他伸脚狠狠踢了一下隔音板,按下对讲机,“我他妈的不管你面前有什么!都给我撞过去,听懂没有?!撞过去!!!”

Erik闭上了眼睛,他很久没有真正好好睡一觉了,自从十年前他Charles那个狭小幽暗的衣柜里睡了最后一个安稳觉后,他真的感觉有些累。

 

“这……太欠……妥,您……休息……”

“我知道……自己……不……”

Erik从黑暗中爬了出来,最先恢复的是听觉,一些细碎的词语划过他的耳膜,花了他的大脑一段时间才组成句子。可熟悉的声音是如此具有蛊惑力,他努力想要抬起眼皮,几次失败后,他竟然感觉到了一阵疲倦。还好Erik足够固执,他又尝试了一次,这次,一道温和的白光出现在了他的眼前。好几秒后,他才意识到自己的眼睛已经睁开了。他转动了下眼珠,迫不及待的想要见声音的主人。

 

“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Lehnsherr先生。”Erik的左脚刚刚跨出床沿,站在房间门口的黑衣男人就立即开口询问。

Erik努力在坐起时不拉扯到伤口,这几天他恢复的不错,但随着身体的复原内心的焦躁感也随之增加。“我要见Charles。”

黑衣男人礼貌的点点头,“好的,Lehnsherr先生,我会传达您的意愿。”

Erik挫败的锤了下床沿,伤口立即给予他钝痛的回击。他咬牙切齿的说道,“这是你第十次说这句话。”

“是的,Lehnsherr先生。”Erik的怒火像是被打进棉花一样,黑衣男人一点儿反应都没有。“因为这是您第十次提出这个要求。”

“那为什么他还不……”Erik把最后一个字压在喉咙里,试图避免自己成为无理取闹的人。

“我无权决定先生的行程,”黑衣男人继续一板一眼的说道,就连眼睛都没眨一下。“我只能向您保证,您的诉求肯定已经传达到先生那儿了。”

Erik觉得这太荒唐了,自他苏醒过来已经过了五天。除了在一开始确认他生命体征已经平稳的那几个小时里,他迷迷糊糊的见过守在他床边的Charles之外,Xavier家族的现任首领就再未出现过。这根本就不合理,Charles一定是出了什么事,守卫才会一直搪塞他。他的体力已经恢复了一些,再耗在这里毫无意义,他必须离开去找Charles。

“我建议您不要这样做,Lehnsherr先生。”Erik的脚还没踏到地上,就被黑衣男人出声阻止。

“我被软禁了吗?”Erik没管他,自顾自的站了起来,他的脚还有些软,但至少已经可以自主行动了。

“当然没有,您完全自由。”

“那就别废话。”Erik拔下了输液针头,“把我的衣服拿过来。”

黑衣男人没有动。Erik当然也没指望他听话,他走了两步,发现行动没什么大碍。于是他直直的像门口走去,他倒要看看有谁有本事拦住他。

“您现在是在处于Xavier大宅的私人医院里,”黑衣男人在Erik踏出第三步时开了口,“先生在派我来之前告诉我,如果您要离开,必须要保证您可以顺利快速的走出大门。”黑衣男人帮Erik打开了房间的门,“然后要确保您再也进不来。”他对着Erik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我会为您引路的。”

Erik在迈到第五步的时候停了下来,他直视着黑衣男人的双眼,判断他说的每个字。几秒后,他转过身,重新躺倒了床上。他背对着门口,拒绝再和任何人交流。

“我去请护理人员过来重新为您输液,Lehnsherr先生。”

 

Charles打开了房门,示意跟着他的保镖可以离开了。房门被轻轻带上,Charles整个人放松了下来,他踢掉鞋子,拉下领带。踏过柔软的羊毛地毯,走到酒柜前给自己倒了杯酒。

“出来吧。”他对着空气说道,回答他的只有威士忌倾泻入杯子的声音。“还是你今天想睡在衣柜里?”Charles转过身,喝了口酒,看着Erik推开了衣柜的门,从里面走了出来。

“那么多年这里的安保一点儿长进都没有。”Erik的手臂还被吊在胸前,他大步走向日思夜想的人,却在快靠近时被Charles一个闪身躲了过去。

“不行!”Charles坚决的说道,边说边把手上的酒杯护的牢牢的。“医生说你不能喝酒。”

Erik想要抱住Charles的右手就这样僵在空中。他尴尬的放下手臂,掩饰性的咳了一下。

Charles侧过头偷偷笑了一下,接着一本正经的坐在了沙发上。“你来干什么?”他语气很无所谓的样子,“Magneto无所不能,谁的话都不用听。身体好了就快走,免得让外面人以为你是我的走狗。”

Erik叹了口气,他就知道Charles还在生气。“我很抱歉,Charles。”他试探性的走到沙发边,慢慢坐了下来。“你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

还好Charles没有赶人或者离开的动作,他只是晃了晃酒杯,没有说话。“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不想我接这个有蹊跷的委托,我也有预感不会太简单。”Erik停顿了一下,意识到他无法再隐瞒了。“可我不能因为有危险就不去做,Charles。这是我的立身之本,这是我的生活,我没法抛弃它。准确来说,我只有这个了。”

“你还有我。”Charles脱口而出的话让两个人都是一愣。Erik欣赏着绯红色的温度慢慢攀爬上Charles的脸庞,能言善辩的年轻教父张了好几下嘴都没有说出下一句话。

“我知道。”Erik没有受伤的右手用了最快的速度拉住了Charles的手腕,防止对方因为恼羞成怒而把他赶出去。“我当然知道。”

“你不知道!”Charles的语气有些恼怒,但并没有甩开Erik的手。“你从来不来找我,也不肯让我帮你。有人要杀我,每次你就用一次性电话甩个消息过来,根本连面都不肯见。”Charles的指责越说越快,“以前你要装不认识我也就算了,这几年明明我的处境越来越好,你……”

“所以我更不能来见你,Charles。”Erik叹了口气,“你已经很危险了,我不能再把自己的危险带给你。我不能允许,你会因为我而受伤或者……”

“你不信我?”Charles的声音平静了下来,“十年前,在那样的环境下,我都让我们两个全身而退了。你不信现在的我能保护好我们两个。”

Erik摇了摇头,“我是不信我自己。”他的眼睛低垂了下来,不太敢直视Charles那双拥有魔力的双眸。“我不确定,自己能够保护好你。我一个人活着已经够艰难的了。”

Charles沉默了一会儿,接着他毫无预警的甩开了Erik的手,站了起来。“既然这样,”他的语气瞬息万变,无所谓的口气好像刚才耍脾气的人不是他一样。“那么你走吧。我看你也恢复的差不多了,早点儿回去继续你的杀手生涯。我要睡了,明天还要去见Logan。”

“你去见他干嘛?!”Erik猛的也站起来,还未恢复的身体晃了晃,他勉强扶着沙发稳住了身形,但气急败坏的语气却明显底气不足。

“我要见谁就见谁,”Charles连个瞥视都不给Erik,“找他有事,公事,私事,很多事。”

Erik几乎要气晕过去,“他一个不入流的小混混,能和你有什么公事?你要解决谁,名字给我,不用找他。”他必须深吸一口气才能几乎咬着后槽牙的说下去,“私事?他他妈的敢和你有私事,我要拆了他的骨头。”

Charles总算是愿意转过身看看Erik了,他往前走了两步,停在气到发抖的职业杀手面前。伸出一个手指,对准Erik的伤口轻轻戳了一小下,杀手先生立马疼的摔在了沙发上。Erik保持着最后的尊严,没有嚎叫出来。

“就你现在这个样子,公事私事都没法帮我解决。”Charles拿起酒杯仰头喝完了最后一口烈酒,他舔舔红到像是滴血的嘴唇,“尤其是私事。”

下一秒,精美的酒杯带着最后两滴上好的伏特加被砸在了地上。Charles整个人都被扯入了沙发,困在暴怒的Erik与柔软的牛皮之间。Erik左肩膀的伤口毫无悬念的因为这个剧烈动作而被撕开,血很快就出现在纱布上。Charles后悔的咬了咬嘴唇,他想要推开Erik叫人来处理,可在盛怒中的Magneto并不好对付,尤其是在Charles不想用力以免进一步伤到他的情况下。

“我开玩笑的。”Charles老实了,他早就知道Erik不经逗,可他刚才是真的非常看不惯对自己毫无信心,束手束脚的Erik。“我和Logan……”

“闭嘴!”Erik根本不能忍受从Charles嘴里吐出这个名字,没人比他更清楚,在自己不在Charles身边的那些日子里,是谁守在他身边。现在的怒火与其说是对Logan的,还不如说是Erik对自己的。

纱布上的血越聚越多,Charles有些着急,他叹了口气,用了最后一招。他抵在Erik右肩膀上的手慢慢移到他的颈后,没有用什么力,就把已经有些支撑不住的Erik勾了下来。等待Erik的是混合着与伏特加一样浓烈香味的亲吻。

评论 ( 20 )
热度 ( 163 )

© 霏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