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EP CALM AND CHERIK ON

萌的所有CP都是可逆不可拆!
精神CE爱好者!

坚定的反NON-CON主义者

【EC】Infrared红外线(杀手E/教父C)上

对!你们没有看错,我又写黑帮了!为教父查打CALL!!!

短篇,分个上下就完结了!勉强算个PWP?所以没有坑文风险【你还敢说?!】

 

露台上紧闭的双门被猛的一把推开,大厅里觥筹交错的热闹画面化为声音伴随着歌者隐约的唱词涌了出来。室外的气温并不低,微风只来得及摇动几片挂在最高枝头的新叶而已。可惜Brent家族的二小姐并无暇感受这难得的凉夏夜晚与皎洁月光,她几乎是被拉着手腕拖出大厅的,露台上的门将室内与室外几乎隔成了两个世界。

十字瞄准镜在她的脸上晃了一下,停留了大概十秒钟,在她狠狠甩了拖她出来的男人一巴掌后就移开了。她并非今晚的目标,Erik Lehnsherr在屋顶第十粒水珠砸到地砖时转移了视线。作为一位专业的“清道夫”,Erik从来不会在达到目的前选错方式或者浪费时间。他已经在这里趴了三小时又二十九分钟零八秒,他甚至都不用去看表,雨棚上掉落的水滴很忠实地在帮他完成这一计时任务。Erik当然等过比这更长的时间,甚至在恶劣百倍的环境里。这就是为什么他是值那么多钱的Magneto。

从他趴下的第十二分钟开始,Erik的注意力大部分都放在了大厅的左侧的落地窗上。房间里人太多了,而到现在他的目标都没有出现过。他知道今天的任务不会太轻松,Xavier家族的大名即便是连他都会有所忌惮。可没人会拒绝六位数的报价,与百分之八十的定金。没人会。

终于,在Erik数到第十三轮万位数时,他的耐心得到了回报。Charles Xavier今晚第一次踏入宴会大厅,他的到来引起了截然不同的两种反应。一些人就像闻到了鱼腥味儿的猫一样往这位年轻的Xavier家族新任首领那儿凑,另一些人却对此无动于衷,有些甚至都不愿意假装下自己的表情。可这些都不关Erik的事,落地窗的视野只能给到大厅左侧及旋梯最后四级台阶。他必须等待目标移动到可射击范围,这需要些运气,而Magneto从来不缺少运气。

Charles Xavier看上去比照片上还要年轻一些,大厅里暖调的灯光从他蓝宝石般的眼睛里反射出来,黑色的缎面礼服更衬出他酒后有些过于红润的嘴唇。这位刚握住权利的年轻首领神情轻松,但却丝毫不显得意。他似乎天生就属于这样的场合,瞄准镜让Erik能够清楚的看到这位Xavier的每一个表情与动作。Erik看了一会儿,开始意识到为什么他能够在复杂多变的首领交替中毫发无损的获得胜利。真是可惜,Erik心里想到,要他死的人可不止一个。

Erik调整着手臂的位置,确保Charles Xavier好好的待在十字里,但不断上前攀谈的人群让他一直找不到合适的射击时间,只能继续等待。

这次时间并没有太久,五分四十秒之后,一个看起来明显很有威信的男人大步向着那位年轻的首领走去。他朝着围在Charles周围的人们说了几句话,人群很快就散开了。男人看上去已经过了中年,驱赶完人之后便很随意的拉着Charles往落地窗的方向走。Erik的手指紧了紧,所有的感官都加倍运作了起来。中年男人明显与Charles很熟,后者根本没有任何反抗的就被拉到了窗前。他们开始低声交谈,没几句话,男人就有些激动的晃了晃手臂,酒杯里的酒差点儿被洒出来。Charles的表情却毫无变化,他摇了摇头,安抚性的拍了拍对方的手臂。但男人的情绪并没有冷静下来,他应该是提高了声音,大厅里有些人已经开始好奇的盯着他们看了。Charles没有再说话,他仰头喝了口酒,在抬头的瞬间湛蓝色的目光直直的看向了Erik埋伏着的屋顶。

这个眼神让即便是绰号Magneto的Erik都心里一颤,他当然知道自己暴露的几率不会大于百分之五。这个眼神停留的时间远远短于凝视或者观察,仅仅是个不到一秒钟的扫视而已。当Erik重新调整好呼吸时,他意识到自己断开了数数。屋顶的水滴仍旧连绵不绝的忠于自己的节奏,但他已经不知道自己错过了多少。

红酒在玻璃杯里转了第一圈,中年男人的语速变得越来越快;暖调的灯光折射过红色的液体,衬出酒杯主人保养良好的右手;右手手腕上的宝蓝色钻石袖口很精巧,与礼服非常搭配。可惜了,Erik今晚第二次想到,多好的礼服。

“砰。”红色在零点五秒内淹没了一切。

 

还有四分钟伦敦最后一班地铁就要停止运营,警车的呼啸声随着微风断断续续的飘进地铁站里。站台上昏昏欲睡的乘客都没有注意到一个人影从通管道里身手利落的跳了下来,又很快就在轰鸣而来的地铁声中消失不见。Erik走过三条街,在第二个转弯口停了二十秒,确保没有人跟着他。手上入侵了警方线路的对讲机里不时传出整个城市的罪恶,但并没有他关心的,看起来Xavier家的人连警都没报。这让Erik稍稍轻松了点儿,他又走了五分钟,在经过一个路边灌木丛时一矮身钻了过去。

修车店的招牌松了一个角,被风吹的有些摇晃,Erik跳了一下抓住牌子的边缘一扯,干脆整个扯了下来。他把这块铁皮放在地上,准备在明天老板来之前重新装好。他拍了拍手,推开有些年头的铁门准备结束这漫长的一天。店里一切都还是原样,几部还在维修中的汽车七零八落的堆在空地上,Erik踢开一个工具箱,打开冰箱门拿了一杯冰啤酒。门关上的一瞬间,上了膛的P229直接对准了完全处于黑暗中的升降地台。

“我不想知道你是谁,但我给你五秒钟决定想要我射你的心脏还是脑袋。”Erik的右手与他的话语一样,稳若磐石。

“可比起这两个地方,我更喜欢你“射”些其他位置。”轻佻的语气便随着日光灯嗡嗡的电流声让来人的模样总算清晰可见。

Erik的嘴角抽了一下,但他的手指仍旧扣在扳机里。“你不在医院装死,跑到这里来干嘛?”

刚刚还只能透过瞄准镜观察并且现在应该躺在急诊室的Charles Xavier,现在正大摇大摆的靠在升降地台旁的柱子上。他手上拿着Erik平时喝水用的破杯子,只穿着开了两粒纽扣的白色硬领衬衫,领结早就不知所踪,而那件价值不菲的缎面西装随意地被抛在汽修店里那张被各种油渍及污迹涂满的破旧沙发上。

被枪指着的年轻教父丝毫没有紧张感,他的神态还是非常放松,但与几个小时前在宴会上的那种有些做作的轻松大相径庭。Charles抬了抬下巴,“当然是给你送尾款啊,Magneto。”他撅了噘嘴,“这些钱可真重,下次我帮你弄个海地的账户,你就能收支票了。”

Erik的咬了咬后槽牙,实在是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不在几个小时前真的毙了面前这个人。他利落的卸了枪,走过去,发现沙发前乱七八糟的茶几上放了一个硕大的黑色旅行袋,旁边还有一瓶只有一半的红酒。

Charles Xavier耸了耸肩,低头喝了一口酒,然后嫌弃的皱了皱眉头。“我可没想到你对日用品的品位如此特殊,Erik。”他举了举手上那个紫红色的咖啡杯,上面还愚蠢的印了个黑色的口红。

Erik根本就不想回答这是赠品,他直接拎起了茶几上的旅行袋,准备往二楼走。在经过Charles面前的时候他停了下来,年轻的教父伸着腿,拦住了他。

“我的耐心有限,Xavier,我欠你的人情已经还完了。”Erik踏前一步,将Charles困在了柱子与自己之间。“要是下次再有人开价六位数要你的人头,我一定会非常乐意帮忙的。”

Charles丝毫没有被威胁的紧迫感,他微微仰头直视着面前这个危险男人的双眼,“可你这次毁了我的礼服,Erik,总得赔我点儿干洗费吧。”他似乎完全没有意识到对方的怒火,语气一转,“我叔叔给你开的价格看起来很有竞争力啊。如果我是你,几个小时前我就动手了,我的朋友。”

Erik的脸色沉了沉,“人情是会用完的,Xavier。”他将旅行袋扔到地上,缓缓抬起右手,“你一个人都没带,只身来这里给我送钱,”因为常年握枪与修车而充满力量与厚茧的手掌抓住了对方的脖子。“真是太过自信了。”他的手渐渐收紧,对方保养良好的皮肤摩擦过手心的感觉就像是丝绸划过砂纸。“你想躲在我这里?真可惜,我这里可不会比你叔叔在医院布下的天罗地网安全。”

Charles的呼吸频率并未被打乱,喉咙上的压迫感仅仅停留在不适而已。不知天高地厚的年轻首领还变本加厉的转了转脖子,丝毫没有被人掐住性命的危机感。他稍稍向前,缩短了点儿与Erik之间的距离,“你为什么不现在听听警方电台呢?我的朋友。”

Erik的呼吸到是被Charles的突然靠近弄的有些混乱,后者稍翘的嘴角让他莫名其妙的生出些怒意。他的手臂用了些力气,掐着Charles的喉咙把他重重压在了柱子上。虽然并不愿意照着对方的意思行事,但Erik还是用左手打开了电台,几下刺耳的杂音后,是交错纵横的警报声与多条线路混乱的噪音。整整十几秒后,Erik才从断断续续的对话中推测出接收“Charles Xavier”急症的医院发生了爆炸。

“我猜猜,”Erik的声音一点儿都不像是在猜测,“Xavier家的丧钟要敲响了。”

“我的叔叔为家族付出了许多,”Charles轻描淡写的语气让Erik意识到这位年轻的首领早就计算好了每一步,包括自己。“他会得到家族最高的荣誉与纪念。”

Erik的手仍旧没有松开,他一向不喜欢过多的陷入委托人与目标之间的纠葛,他只是拿钱办事。但这次事情的复杂性让他有些措手不及,他在思考一劳永逸的方法。

丝毫无警觉性的家族内部斗争胜利者缓缓举起了手,“如果不赔我干洗费的话,”他晃了晃手中的杯子,“我就只能拿这个抵债了。”

Erik觉得自己腰间的P229几乎就要自己跳出来开始疯狂射击了,但远处传过来的汽车引擎声让他意识到自己错过了最后的机会。他松开手,后退一步,“你应该祈求自己从此与我再无瓜葛,”他重新拎起地上的旅行袋,转身踏上了通往二楼的楼梯。“让你的手下记得关灯锁门,Xavier。”他没有看见Charles在他背后露出的真心实意的笑容。

评论 ( 30 )
热度 ( 167 )

© 霏离 | Powered by LOFTER